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太子有病 > 太子有病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149章 你怎么能走!

作者:笑无语    

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肖梦闻言,并未多想,起身道:“好,我这就去给她解毒。”

    肖梦走开了之后,颜天真又朝肖洁吩咐着,“云渺昨日与大哥打架,身上多处地方有伤,我便让他在榻上躺着,我去厨房给他炖一锅药汤,差不多得炖上一个多时辰,我等会儿要出门一趟,一个时辰后你去把汤盛好了端给他喝。”

    肖洁应了一声是,随即道:“郡主要出门闲逛这么久,是不是该把小梦带上?毕竟她擅长用毒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不想被肖洁察觉到什么不对劲,便十分干脆地应了下来,“自然要带她和梅子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在桌边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静坐了片刻之后,肖梦去而复返,身后还跟着花寡妇。

    肖梦道:“郡主,我已经给她解完毒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郡主还我自由之身。”花寡妇朝着颜天真福了福身,“之前多有得罪,难得郡主宽宏大量不计较,奴家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“漂亮话就不必说了,我这个人本来就恩怨分明,虽然你得罪了云渺,可你这阶下囚也当了这么久了,是该得到释放了。”颜天真说着,冲她摆了摆手,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这就走,郡主您多保重,后会有期。”花寡妇笑着道了一句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小梦,我要出去逛逛,你和梅子陪我吧。”颜天真道,“你现在就去她的住处喊她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肖梦应着,便去往梅无枝的住处,喊上了梅无枝。

    三人走出了摄政王,在帝都的街道边上闲逛着。

    颜天真的目光扫过了街道两侧,最终定格在一个卖糖人的摊贩上,便迈开步子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身后,肖梦冲她道:“郡主你跑慢一点,可别给摔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的脚步十分快,奔到了那摊子前,就买下了三根糖人。

    趁着身后的两人还没跟上来,她从衣袖中摸出了一个小瓶,在其中一根糖人上撒了点迷药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离开云渺之后她还有几天的日子可活,能过一天是一天,因此,防身用的东西和盘缠还是应该带一点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她揣了些银票在兜里,也带了些防身用的迷药。反正这些东西携带都方便。

    身后的两人跟上来了,颜天真便转过了身,口中叼着一根糖人,双手各自向二人递出了一根糖人。

    下了迷药的那一根,她递给了肖梦。

    肖梦自然不会想到她在糖人上做了手脚,笑着接下了,“谢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,跟我混自然是该吃好喝好,只要是我买好吃的,总会有你们的一份。”颜天真笑着,继续啃糖人。

    肖梦将糖人拿到了嘴边,张口咬下了一块。

    然而,糖人入口的那一瞬间,她就察觉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她喜好钻研各式各样的毒,对药物都会有些敏感,此刻她能清晰地察觉到,这香甜的糖人身上,另有一种令她熟悉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是——迷药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将口中的糖人吐掉,十分惊讶地望着对面的颜天真,“郡主你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话还未说完,便觉得眼前一晃,脚下有些站立不稳。

    她虽然吐掉了糖人,糖人身上的药物却已经在舌苔上化开,药效已经发挥了。

    颜天真见肖梦都快站不稳身子,便干脆利落地扬起手,在她的肩颈处一砍——

    肖梦两眼一翻,彻底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颜天真扶住肖梦倒下的身躯,朝着旁边还处于惊讶中的梅无枝道:“去雇一辆马车过来,让车夫一个时辰之后将她送回摄政王府,不要立即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梅无枝回过神,自然是有些不能理解,“郡主,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,我再告诉你这么做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梅无枝不再多问,转身去雇马车。

    马车过来之后,便将肖梦搁在了马车上,梅无枝特意吩咐着车夫,要等一个时辰过后再驾车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颜天真道,“先去衣店,把咱们身上这身行头换了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之内,二人便随意找了一家衣店,颜天真挑了两套男装,与梅无枝换上。

    换好了衣服之后,颜天真带着梅无枝拐进了一条小巷之中。

    窄巷内较为冷清,不太经常有人路过。

    颜天真这才放心地从衣袖中掏出一个荷包,从荷包内取出了两张薄薄的人皮面具。

    “把这人品面具换上。”颜天真朝着梅无枝递出一张。

    这两张人皮面具都是十分平凡的容貌,搁在人群里,绝不会被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“郡主,为何要离开摄政王府?”梅无枝对这个问题当真好奇。

    看颜天真准备得十分齐全,分明是不想让任何人找到她。

    颜天真并未马上回答梅无枝的问题,只道:“没来得及早点通知你,原本我是想一个人离开的,后来转念一想,还是把你一起带上吧,我若是不在了,你留在摄政王府也挺尴尬。你应该没什么东西落下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也就落下了些银子。”梅无枝说着,看了眼自己右手上的剑,“只有这把剑,我走到哪带到哪,其他东西都不是太重要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落下的银子,我回头补偿你就是。”颜天真顿了顿,道,“我也不想跟你解释太多,我就这么跟你说,我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病,不想拖累云渺,也不想让大哥费神,我若是继续留着,有人迟早得被我拖累死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回答得不算详细,只是简略地说明了离开的原因。

    “好端端的,郡主怎么会得怪病?”

    “人倒霉起来,没有什么不可能的,得怪病又有什么好稀奇的。”

    听颜天真这样的回答,梅无枝也很识趣得没有刨根究底,“郡主不带肖梦,是怕有她在你就走不了,毕竟她一开始就是太子殿下那边的人,而我与她不同,我只听你的吩咐,不会将你的行踪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对,这就是我要带你走的原因,我知道你不会妨碍我。”颜天真背靠着墙面,笑了笑,“还有……我不想独自一人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这世间,有你在我身边,还能给我收尸,是吧?”

    颜天真此话一出,梅无枝微微一惊。

    “郡主,你就这么肯定自己会离开人世?”

    “这次怕是没那么容易逢凶化吉。”颜天真道,“这日子过一天是一天,我已经想开了,这种节骨眼上想不开也没什么用了,倒不如让自己轻松些。”

    梅无枝静默了片刻,道:“郡主吉人自有天相。”

    她向来就是个寡言少语的人,说不出什么太会安慰人的话。

    颜天真笑着拍了拍她的肩,“想不到在人生的最后关头,会是你陪着我一同走过,若是过几天我真的翘辫子了,你要将我的骨灰带回摄政王府,我身上的所有财物都留给你,哦对了,这个东西不能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颜天真说着,抚上了自己脖颈上带着的项链,“这是云渺送给我的,其他东西都是身外之物,只有这条项链,是我身上最宝贵的东西,拿来给我陪葬未免太可惜,你将我的骨灰交给大哥,把这条项链交给云渺。”

    梅无枝闻言,叹息一声,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咱们就去找家酒楼坐下来。”颜天真慢条斯理道,“饱餐一顿之后,去镇安王府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说着,转身迈出了步子。

    梅无枝跟上了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郡主命不久矣,这个消息来得未免太过突然。

    必须要找个机会,将这事飞鸽传书告知陛下。

    二人一同走出了巷子,穿过喧闹的人群,朝着前头不远处的一家酒楼走去。

    行走之间,颜天真一个不经意的抬眼,瞥见了老熟人。

    还是两个老熟人。

    右侧方卖糖炒栗子的小摊边上,一紫一粉两道身影并排站立,几乎是差不多的个子,差不多的身板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看不清他们的正面,却可以看得清侧颜。

    几乎连侧颜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对骚包的孪生兄弟又凑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们周围,不少女子站立着,一边欣赏着美男一边议论——

    “那粉衣公子有点眼熟,好像是晚晴郡主家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晚晴郡主的那位新宠,就爱穿浅粉色,是我见过能将粉色穿得最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旁边那位跟他长得一模一样!你们觉得是哥哥还是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管他是兄还是弟,先去问问,看是不是名草有主,我想收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美!依我看,晚晴郡主大概会将这对孪生兄弟都收下。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的议论之声,颜天真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史曜连和史曜乾这两个家伙……站在一起必然受到不少关注。

    都是俊俏迷人,却性格迥异。

    颜天真从二人的身后经过,并没有做任何停留。

    史曜乾买好了糖炒栗子,一个转身,视线从颜天真的脸上掠过,亦没有任何停留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,耳畔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女子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乾乾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道声音,史曜乾当即转过头,正对上花寡妇的笑脸。

    史曜乾觉得有些惊奇,“你不是一直被关在王府内?今日怎么出得来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得到自由之身了,是那颜天真放了我。”花寡妇笑道,“她还挺讲信用的,哦对了,她已经离开摄政王府了,你之前说想救她,你想到法子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她离开了?”史曜乾一惊,“她离开凤云渺……”

    那她就没几天可以活了!

    “她得知了真相,自然是会选择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么知道真相的?谁告诉她的!”史曜乾说到这儿,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冷眼看花寡妇,“该不会是你告诉了她真相,以此作为条件,要她放你走?”

    他不想让颜天真得知真相,就是为了防止她生出逃跑的心思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事实往往是不如人意的。

    “是我告诉她真相的。”花寡妇悠悠叹息一声,“这事可不怪我,是她自己怀疑的,既然她已经起疑了,她就一定会想各种方法去求证,那我还不如就直接告诉了她,省得她纠结,顺便获得了自由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史曜乾磨了磨牙,“你就不能编点儿谎话忽悠过去吗?她离开摄政王府,她就活不了几天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她那么好骗?我又不像你那么会表演,说谎都不打草稿。”花寡妇嘀咕一声,“人家说谎话,心里要编好久的,容易心虚,哪像你啊,满口谎话,还能理直气壮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事已至此,懒得跟你争。”史曜乾面无表情道,“她离开了王府,你知道她的去向吗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,你关心她,我也被她放了,我自然是该了解了解她的动向,她离开之后不愿意被人找到,自然要乔装一番,她女扮男装,还戴了人皮面具,从你身边经过你都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眼角一抽,“什么?她从我身边经过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就直接从你面前走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别急啊,她去前面那家酒楼了,你现在过去找她,也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颜天真与梅无枝在酒楼不过呆了半个时辰,便离开了酒楼。

    “随我去药铺,买两个药箱子,再随便装些药材,如今伪装成大夫十分容易进镇安王府。”

    从昨天傍晚开始,镇安王府内的下人就在大街小巷四处张贴悬赏,但凡能救治郡王者,重金酬谢。

    颜天真与梅无枝背着药箱到镇安王府外时,看到的就是陆续有人在王府门口进进出出。

    进去的便是看病的,瞧过之后束手无策,自然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颜天真与梅无枝也走上前。

    “在下行走江湖数十年,瞧过的病人无数,得知郡王重病,想来为郡王诊断诊断。”颜天真一本正经道。

    守卫自然是不拦着,“请。”

    这两日在王府进出的大夫没有上百也有八十了。

    二人踏进了府门,由下人领着去了南弦所在的房屋。

    颜天真进了门,抬眼便看见屋内大夫扎堆议论,依稀听了几句专业的分析,却没太听懂。

    在医术这方面她从未学习过,此刻也就只能不懂装懂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床沿边坐下,学着平日里大夫把脉的模样搭上了南弦的脉象,面色严谨,状若在思考。

    南弦虽然昏迷着,脸色却不苍白,看着真不像是个有病的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名中年男子走上前来,冲着颜天真笑道:“这位大夫,你把过脉后,有什么看法没有?”

    颜天真摇了摇头,状若苦恼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又道:“公子是哪条街上的大夫?可有开医馆?这王府内的管家可是说了,但凡是有在帝都内开设医馆的大夫来给郡王看病,每人都可以去领十两赏银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闻言,状若叹息般地道了一句,“我是外地来的,偶然间看到了悬赏才来,这十两银子算是与我无缘了。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闻言,倒也不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,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颜天真的余光瞥见一道人影靠近,抬眼望去。

    是一名相貌秀气的年轻大夫。

    那大夫与她对视,客套一笑,“这位公子,若是您看病看完了,麻烦挪个位,让我来给郡王瞧瞧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闻言,起了身道:“请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退到了一旁,就在这个时候,她看见方才的那名中年男子又走了过来,跟那位年轻的大夫搭话。

    他们俩人谈话的内容,与刚才那中年男子跟她所谈的几乎没有不同。

    颜天真目光中掠过一抹思索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男子是什么来头?为何每个大夫来把脉,他都要上前搭话?好心提醒一句——有在帝都之内开设医馆的可以去领赏钱。

    这位年轻的大夫也说自己是个外来人,并没有在帝都之内落脚。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又走开了,走到了桌子边坐下,颜天真这才发现,那中年男子提着笔,似乎在纸上记录着什么。

    床沿边坐着的那位年轻大夫起了身,似乎是想要离开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当即上前阻拦,“公子,你不能走,身份不明者,且先留下来,其余身份明确的大夫,可自行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年轻的公子蹙了蹙眉,“我想走,怎么就不让我走了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能走,但凡说自己是外来人的,均不能离开。需要留下来排查身份后才可离开,公子,你请回去坐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。你们这是在欺负外来人?你们打算把我留在这儿多久?”

    “公子稍安勿躁,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被留下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说着,指了指颜天真与梅无枝,“那两位大夫也是外来人,在帝都之内没有落脚,也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破道理。”那年轻的公子似乎是有些气愤。

    颜天真听到这儿,总算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。

    呵。

    掉进云渺和大哥设的圈套里了。

    所有不明身份者,全被扣留,很显然是要从这些来历不明的人里面寻找什么人。

    但凡是在这帝都内有医馆的,有点儿名气的大夫,就能轻松来去,因为他们的身份十分明确,熟悉他们的人不少,也就不在排查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至于那些自称是外来人,不在帝都之内落脚的大夫……

    南绣极有可能混在这些人当中。

    南弦重病一事,必定会引来南绣。

    而南绣既然玩起了失踪,自然就不会以真面目现身,想要来看望哥哥南弦,也得乔装一番。

    如今进镇安王府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以大夫的身份进来。

    她能想到的主意,南绣当然也能想到。

    伪装成大夫容易,拿出个身份却不容易,凭空捏造出的大夫身份,在帝都之内没有经营,没有为人看过病,甚至不被任何人所知晓,理所当然的就上了可疑人名单。

    要是她没猜错的话,接下来就是要对这些可疑人‘查户口。’

    查清楚每一个人的底细。

    这下可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这身份该怎么编造才好……

    信口拈来的身份,要是查出来言不符实,恐怕就要进大牢。

    若是她情急之下泄露了真实身份,估计就要被扭送回摄政王府。

    她不能回去。

    要是在这些可疑人里能先查出南绣就好了。

    把她查出来之后,其余人自然都能得到释放。

    她现在才明白过来,所谓的南弦重病……根本就没有这回事,袭击他的人大概就是大哥或者云渺手下的人,也不知是给南弦下了什么药,让他一直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又是半个时辰过去,身份不明的外来大夫,查出了约莫十余人。

    全被扣留。

    才十个人啊,很快就会查到自己头上了……

    这其中有绝大部分人是真的有大夫背景的,随便说一些曾经救治过的病人也能排除嫌疑。

    南绣啊南绣。

    哪一个才是你呢。

    同一时,镇安王府外——

    “她来镇安王府做什么呢。”史曜乾立于王府两之外的大树树荫之下,身躯倚靠着树干。

    花寡妇指出了乔装过后的颜天真与梅无枝两人,他便一路跟随着两人,想看她们二人要干什么去,却没想到她们进了镇安王府。

    听闻,镇安王府最近不太平,郡主失踪,郡王重病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她来此的目的,莫非只是单纯地探望一下那位重病的郡王?

    进去都快半个时辰了,也没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站在这儿干等着有什么意思?”身后传来一道不满的抱怨声,“站得我两条腿都酸了,你走不走,你不走我就自己走,你一个人等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走就走罢。”史曜乾慢条斯理道,“我在这儿继续等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才落下,就看见王府内有大批大夫走出来。

    史曜乾便试图在这群人里寻找颜天真的身影。

    可惜,并没有找到。

    她还在里面?

    史曜乾终于有些等不住了,便走上了前。

    意料之内的,被府门外的守卫拦下。

    “我是晚晴郡主府上的人。”史曜乾道,“我听着晚晴郡主的吩咐,特地来探望探望南弦郡王。”

    “这几日除了大夫之外,任何闲杂人等不可随意进出王府,你说你是晚晴郡主的人,请出示晚晴郡主的腰牌,方可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麻烦……正巧我也是个大夫,让我进去呗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会说自己是晚晴郡主的人,一会儿又说自己是个大夫?”

    “晚晴郡主的人就不能是个大夫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我?让我进去。我要是图谋不轨,你再去禀报晚晴郡主不迟,我可警告你了,你若是把我得罪得狠了,回头看晚晴郡主怎么收拾你!”

    史曜乾说着,将他直接推了开,大步跨了进去。

    史曜乾这嚣张的气焰唬人倒是挺管用,被他推开的那名守卫原本还想再拦,却被其他守卫拉住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让他进去吧,得罪晚晴郡主不划算,若他是个骗子,他铁定倒霉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进了王府之后,便揪了个人给他领路,将他带到了南弦的住处。

    此刻南弦的屋内十分清净,只有一名中年男子坐着,提笔在书写着什么。

    史曜乾的视线落在南弦身上。

    还以为他的榻前会围着一堆大夫,想不到此刻都没人了。

    那么颜天真去哪里了?

    想到这,史曜乾走到了那中年男子面前,这才看清他写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徐大夫,男,辰时三刻进入府,个高约六尺,黑色粗布麻衣。

    金大夫,女,辰时四刻进府,个高约五尺八,白色罗裙。

    陈大夫……

    “来这王府看个病还得登记?”史曜乾挑了挑眉,“是担心有人图谋不轨意图加害郡王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所有的人都需要登记,有在帝都落脚的本地人几乎不用登记,老夫所登记的皆是外来人,身份不明者,回头要一一排查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么这些人现在在何处?”

    身份不明的大夫……这其中肯定有颜天真与梅无枝。

    临时装扮,她们根本捏造不出什么背景,一查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都在后院,顶多扣留他们一两日,一旦查出身份背景无异常,皆可释放。”中年男子说着,抬起了头,“你也是来给郡王看病的?请说说你贵姓,所属医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查我,我是晚晴郡主府上的人,今日过来主要是探望探望郡王。”史曜乾慢条斯理道,“郡王的病情……究竟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什么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唉,真是个令人失望的消息,但愿郡王吉人自有天相,能挺过这一关。”史曜乾装模作样地道了一句,便转身离开,走向后院。

    对于来历不明者,查户籍查得那么严谨,颜天真应该很快就会暴露。

    暴露了也好。

    送回摄政王府去,还能再多活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他有些好奇她会是什么表情。

    远远地看见前边排着一条约莫二十人的队伍,队伍前放着一张桌子,上面搁着个脸盆。

    旁边站立着多名守卫,监督那些来历不明的大夫一个个地走到那桌子前——洗脸?!

    让一群人排队洗脸?

    这叫哪门子排查方式……

    史曜乾思索着,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。

    既然要排查可疑人的身份,就要防止这些人当中有人使用易容术。

    那个脸盆里装着的水,极有可能就是卸除易容膏或者人皮面具的药水。

    有意思。

    这么谨慎的方法……是谁想出来的呢?

    史曜乾的目光落在队伍的末尾。

    乔装过后的颜天真与梅无枝正是排在末尾。

    她们……大概也快露馅了。

    眼见着一个又一个人洗过了脸,都没洗下什么东西,直到——

    轮到了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公子。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站在水盆前,并未有动作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快洗脸!”一旁的守卫催促着,“赶紧的,别耽搁时间。”

    那年轻公子闻言,俯下了身,双手搭着水盆,眼见着就要将头埋进去。

    而就在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他忽然抄起桌子上的水盆,朝着一旁站立着的守卫们泼去!

    这猝不及防的一泼,把守卫们泼成了落汤鸡。

    他又将水盆甩了出去,拔腿就跑!

    人群末尾处,颜天真目光一凛,不做他想,立即追了上去!

    那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公子……

    是南绣!

    她乔装成大夫进了王府,应该是没有想到会有扣押外地人的这一流程,刚才的那个节骨眼上,她猜到了那盆水是卸除人皮面具用的,这才心虚得不敢洗脸,朝着守卫泼水拖延他们的脚步,趁机逃走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她逃走!

    颜天真追了出去,梅无枝便也跟上了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守卫们眼见三个人跑了,只以为这三个人都心里有鬼,连忙大喊着——

    “抓住那三人!别让他们跑了!这三个人都有问题!”

    史曜乾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颜天真和梅无枝他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最先泼水的那位年轻公子又是什么人?为何颜天真一看见他跑了,就对他紧追不舍?

    史曜乾只觉得心中一团疑云,便也朝着远处的三个人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一个乱跑的!那男子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去通知王府外的人,紧闭府门!千万不要让这几个人给跑了!另,去摄政王府通知王爷,他要抓的可疑人出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人听着,一间一间搜!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能放过!”

    守卫中领头的那人发号施令,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花,便带领着众人开始搜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摄政王府外——

    一辆马车停了下来,车夫下了马车,朝着府外的守卫道:“马车上的那位姑娘是这府上的吧?有人吩咐我将这位姑娘送来摄政王府。”

    守卫一听,当即走到马车前去,跃上马车掀开了布帘,就看见躺在里头昏迷不醒的肖梦。

    “肖姑娘?不是跟郡主一起出去的吗?怎么昏迷着被送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王府的厨房之内,肖洁按照颜天真的吩咐,将炉子上炖的汤盛好了,便要送去凤云渺的卧房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想到的是,还没走到凤云渺的房门之外,就听“啪”的一声响,是里面的人直接将房门踹开了。

    “颜天真!”

    一声气急败坏的低吼自空气中响起。

    肖洁一听这声音,显然是夹杂着怒气,连忙跑上前道:“太子殿下,您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颜天真在哪?”凤云渺显然是怒气高涨,可气怒的同时,又带着几分显而易见的惊慌失措。

    “郡主……郡主她出门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去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大概快一个时辰了,走之前她还吩咐属下,说是厨房里炖着汤,过一个时辰之后要把汤盛出来端给殿下你喝。”

    “她可有带人一起出去?”

    “有,梅姑娘和小梦。”

    肖洁的话才说完,就看见凤云渺的脸色又变了变。

    此刻,他的目光正注视着前方。

    肖洁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,也愣了。

    肖梦昏迷着挂在一个下人的身上,被那人一路扶了过来。

    肖洁连忙上前去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方才,有一辆马车停靠在王府,车夫说有人吩咐他将肖姑娘送回来,肖姑娘一直处于昏迷状态,怎么叫都叫不醒。”

    “她这是中了迷药了,你们当然叫不醒!”肖洁扶过了肖梦,直接在地上坐了下来,从衣袖中取出了随身携带的针包,立即为肖梦解除迷药药性。

    “快点让她清醒,本宫有问题要问她。”凤云渺的脸色一片阴寒,“今天早上,郡主离开之时可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郡主也没说什么,也就只吩咐了我一个时辰之后给您送汤。”肖洁说着,忽然想起来一事,道,“殿下,花寡妇是您同意放的吗?”

    她此刻才意识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看看殿下这气急败坏的模样,再看昏迷中的肖梦,还有……

    之前颜天真逼问了肖梦一些问题,还不许她告诉太子殿下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联想在一起,愈发觉得郡主是有什么计划的。

    “本宫没同意要放了她。”凤云渺蹙眉,“是天真放了那女子?”

    “郡主说,是您同意的……这话是从郡主口中说出来的,我们也就没多疑,小梦按着她的意思去给花寡妇解了毒,将她放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,是这花寡妇将所有的事情泄露给了天真,作为交换条件,让天真放了她。”凤云渺目光中浮现一抹杀机,“真是个混账东西!坏我的事,从今往后,若是再遇到此女,杀无赦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肖洁应着,将扎在肖梦头顶上的银针一抽,结束了针灸。

    肖梦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清醒过来的那一瞬间,她就回想到了昏迷前发生的事,惊呼道:“郡主她给我下迷药!”

    转过头,就对上一脸阴沉的凤云渺,肖梦垂下头,道:“殿下,你罚我吧,我没能跟住她,我不知她去了何处,等我发现自己中药时,已经来不及了……”

    凤云渺气怒之余,心中漫上一丝无力感。

    颜天真。

    你为何要走……

    你怎么能走!

    “把她给我抓回来……”他几乎是咬着牙在说这句话,“不把她抓回来,你们也别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凤云渺!”右侧忽然响起一道男声。

    凤云渺转头去看,说话之人正是尹默玄。

    “你的方法奏效了!刚才镇安王府的守卫来报,上门的大夫中发现一批身份不明者,而且在这群人当中有三个可疑人,在查验身份时跑了,守卫们将他们全堵在王府里,挨间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南绣总算是上钩了吗。”凤云渺冷笑一声,“去镇安王府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同志们,这个真不虐,一没狗血误会二没出轨三没失忆,这只是风浪荆棘而已,居然有说要给我寄刀片的,还有诅咒我长膘的,一点都不乖巧……

    反正本文不失忆不出轨不死主角。

    有些孩子太不淡定,配角一出来作妖就要求配角出局,这样配角的存在具备什么意义?只会让书龄高的读者笑配角段数太低太辣鸡,没点儿鸟本事就被主角搞死,出局也是需要过程的好么,今天出场,明天被虐,后天出局,是不是太草率了→_→

    当初假良玉出来没几章,评论区也是声声谩骂,让她早点死,结果变身白莲乾一键洗白,现在还有喊着让白莲乾去死的吗?没有。

    你可能有暂时的厌恶与痛恨,不代表这样的情绪会一直持续下去。

    不要太轻易给配角贴标签,大家都淡定点吧……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太子有病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太子有病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anshutang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太子有病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太子有病》(作者:笑无语)及有关此小说《太子有病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太子有病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太子有病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笑无语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