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太子有病 > 太子有病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150章 在我看来,这不是连累

作者:笑无语    

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若是此行可以捉到南绣,逼着她交出紫月魔兰的解药,颜天真所面临的难题也就可以得到解决。

    他如今最担心的是——紫月魔兰这个东西究竟有没有解药。

    据花寡妇交待,紫月魔兰极其阴毒,目前为止还并未听说过有什么克制方法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吩咐下人备了马车,我们立即前去。”尹默玄走到了凤云渺的身前,“良玉在何处?带上她一同前往。”

    他所想的便是此行能逮住南绣,直接拿到解药。

    可凤云渺下一刻的回答却让他大惊失色——

    “她离开了,就在一个时辰前,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何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离开了?”尹默玄的脸色甚是难看,“她怎么就走了……难道她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颜天真这时候离开,对他们来说无疑是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她一旦离开凤云渺,就坚持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能先去镇安王府,不能错过捕捉南绣的机会。”凤云渺迫使自己镇定下来,朝着肖梦肖洁二人吩咐道,“你们就负责带人去寻找郡主,先从茶楼酒馆一一排查。”

    “带上本王的令牌去。”尹默玄说着,扯下腰间挂着的腰牌,“若是强行搜查,必定会引起民众不满,带上本王的令牌,就有了搜查权,不会有人敢阻挠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这就去。”肖梦接过尹默玄递来的腰牌,同肖洁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尹默玄与凤云渺便一同走向王府之外。

    上了马车,一路前往镇安王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此时此刻,镇安王府之内已是一派混乱。

    王府的各个角落均有守卫走动,由于可疑人的出现,南弦郡王屋外便加重了防守。

    颜天真一路追赶着那落荒而逃的年轻公子,追赶途中,才晓得这镇安王府有多大。

    毕竟是立下军功的异姓王,王府占地面积颇为广阔,虽然不比摄政王府大,却比寻常王侯将相府邸大得多。

    这王府是南绣的家,南绣自然是熟悉王府之内的每一处地方,想要找个躲藏之处,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于是乎,颜天真追到北面的院落时,追过一条走廊的拐角处,便跟丢了。

    目光所及之处,已经找不到南绣的身影。

    她对这镇安王府可没多少印象,追赶南绣的同时又要躲避守卫的搜捕,听着身后响起杂乱的脚步声,便知道是守卫们追赶上来了。

    眼下不知南绣钻到哪个犄角旮旯里,她与梅无枝应该去何处躲藏?

    “郡主,守卫们快追上来了。”梅无枝与颜天真一同奔跑着,目光直视前方,“再往前已经没有路了!”

    十丈之外,就是高墙。

    等到她们两人被逼到角落处,这么多的守卫,可以将她们直接包围。

    她们自然是不会有性命危险,顶多就是被拆穿真面目送回摄政王府。

    可颜天真不想要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往右!”颜天真低喝了一声,拐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然而,整个王府之内出动的人少说也有半百,二人奔跑片刻,前头不远处便又出现了六七人堵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二人连忙躲到了柱子后,避开那些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郡主,咱们大概是跑不掉了。”梅无枝道,“想跑倒也不难,恐怕得伤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做不妥。你想想,咱们就才两个人,走动的守卫这么多,被逮到的可能性十分大,逮住了之后,咱们若是不暴露身份,就会被当做刺客拿下,他们对我们不会客气,但若是暴露了身份……”

    颜天真说到这儿,有些哭笑不得,“我堂堂摄政王府的郡主,假扮成大夫来镇安王府,还在这里伤人,这说得过去吗?我该拿什么样的理由做借口?只怕外人听了会觉得摄政王府与镇安王府不和睦,难保不会有人借此挑拨两家关系,做事要考虑后果。”

    她剩下的时间不多,除了来镇安王府查探虚实之外,根本无事可做。

    她在等南绣的出现,而南绣果然也乔装出现了。

    可惜,她如今面临着被逮捕的风险,南绣却并不一定会被逮捕,毕竟这是在南绣自己的地盘上,这王府内若是有密室存在,南绣就能躲得过。

    至于她和梅无枝,不能在这王府内伤人,否则镇安王府的人一定会找大哥讨说法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能跑掉就最好,跑不掉……也就只能老实被抓。

    颜天真才这么想着,余光却瞥见浅粉色的影子一闪,下一刻,身前落下一道熟悉的人影。

    正是史曜乾。

    此刻,他立于她三尺之外,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颜天真望着他的神色,心中便知自己在史曜乾面前已经暴露了身份。

    “着急吧?”史曜乾冲她淡淡笑着,“眼下,是不是怕被抓?”

    颜天真面无表情,此刻也无暇去问史曜乾为何认得出自己,只冷淡道:“你是来落井下石的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这次我真是来帮你的。”史曜乾听着耳畔的杂乱脚步声,道,“守卫马上就追来了,十丈之内,这么点儿距离,你觉得自己还能逃掉吗?”

    颜天真道:“如果你是来说风凉话的,那么你闪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是来帮你的,你怎么就不信呢?”史曜乾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——如今你说出的话在我这能有多大的可信度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信,我也就只好以行动证明。”史曜乾冲她莞尔一笑,“今日我就来助你脱身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好心,有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“条件啊……”史曜乾略一思索,道,“原本我真没打算跟你提什么要求的,可既然你这么说了,我便提了,你叫我一声乾哥哥,我就帮定你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:“……”

    身后跟着的梅无枝唇角也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这个姓史的……是想趁着这个节骨眼调戏郡主?

    颜天真动了动唇,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吐出的三个字却是——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唇角的笑意僵了僵。

    不觉就罢了,不至于骂人吧?

    真是倔强,竟然不请求他。

    是不信,还是不屑?

    颜天真说完之后,扯过梅无枝的手腕,继续朝前冲出去。

    史曜乾眼见着她又不理自己了,磨了磨牙,跟上。

    “郡主。”奔跑途中,梅无枝低声道,“其实方才可以答应他,让他得意忘形一番,先祝我们脱身,之后再教训他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应该还是会出手的。”颜天真道,“不信你等着看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就这么坚信他会出手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他就是犯贱。我跟你说,你越不想搭理他,他越想让你搭理他,越想找存在感,这一点我已看透了。既然我已经确定他会出手,又何必委屈自己喊他一声好听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附近并没有可以躲藏的地方,二人的奔跑,很快就吸引来守卫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那!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前方的守卫涌了过来。

    距离愈来愈近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个时候——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空气中忽然响起一道爆裂之声,声音并不算大,却也不小。

    那声响之后,空气中顿时弥漫上一层淡淡的白雾,众人陷入白雾之中,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。

    一丈之外男女不分,三丈之外人畜不辨。

    史曜乾早已捕捉到了颜天真与梅无枝所在的位置,趁着空气中物色浓厚,他到了二人的身后,双手各自扣上一人的肩膀,提着就跃上了空中。

    颜天真察觉到脚下一空,耳畔有细微风声作响,额前的发丝都被吹得凌乱。

    史曜乾这个家伙……还挺有能耐的。

    就连梅无枝也叫唤了一声,“好高明的轻功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”史曜乾轻笑一声,“就凭镇安王府里这群酒囊饭袋,还奈何不了我。”

    身后不远处,王府众人依旧被困在迷雾之中。

    而史曜乾带着二人落在走廊上,视野一片清晰。

    “这迷雾弹的效果最多也就只能维持一刻钟,随着时间消逝越来越淡。”史曜乾望向颜天真,“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去?要离开此处吗?”

    颜天真道:“还不能离开,我在找人。”

    “找人?”

    史曜乾这才想起来,之前颜天真是追着一个男子在这王府里乱跑,此刻也没见着那男子半个影子,应该是给追丢了。

    他不禁好奇道:“这个家伙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是镇安王府的主人之一,南绣郡主。我一直在等着她的出现,眼下不知躲到什么地方去了。先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说到这,转头朝梅无枝道:“咱们现在就去打晕两名守卫,换上他们的衣服,就可以跟着其他人一起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们还是不要在此停留了。”史曜乾的视线望向了东南方向,慢条斯理道,“你们看,人手似乎又增多了,要走还是趁着现在走,晚一些只怕你们走不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顺着史曜乾的视线望了过去,这一看,面色微变。

    那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,清一色的藏蓝色侍卫装,是摄政王府守卫最明显的标志。

    大哥来了。

    云渺……想必也来了,他身上的迷药这个时候已经失效了。

    这两人的到来,让她真的不敢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要是这一次被抓回摄政王府,再想要跑出来可就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他们来此的目的,是为了抓南绣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知道自己在这王府里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还是先离开比较好,暗中关注着他们,若是南绣被捉交出了紫月魔兰的解药,她再出现也不迟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抓不到南绣,拿不到解药,她也就没有出现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思索了一番,颜天真道:“梅子,咱们先离开吧,摄政王府的人来了,不利于我们继续停留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。”史曜乾道,“你若真那么想躲开凤云渺,就要避免与他正面相对,才是明智之举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听闻此话,斜睨了他一眼,“你知道的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关于她的事情,这厮究竟知道了多少?

    连她想要避开凤云渺他都清楚。

    “出去之后我会跟你解释的,先离开这儿再说吧。”史曜乾悠然道,“你真的可以选择相信我一回,若是信我就跟着我走,我带你们从守卫最薄弱的地方离开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听着他的话,目光中有些狐疑。

    “还怀疑我呢?你觉得到了现在我还能图你什么。”史曜乾悠悠叹息一声,“从前我老说谎,你倒是信了,如今我说实话,你却不愿相信。你说你都命不久矣抱着必死之心了,我还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颜天真冷眼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如此神通广大。”史曜乾挑眉,“要不要信我一次?”

    “也罢,信你一回。”颜天真道,“将死之人,无所畏惧。”

    大不了就是一死了。

    她如今就是天不怕地不怕,视死如归。

    只求不拖累了凤云渺。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史曜乾转过身,“那就跟着我走,我身上还带着好几颗烟雾弹,带你们离开这王府,毫无压力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与梅无枝二人齐齐迈开了步子,跟上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同一时刻,凤云渺与尹默玄的身影已经踏进了王府内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出现了三个可疑人吗?”尹默玄发问道,“一个都还没抓住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的话……还没。”

    尹默玄眉头一蹙,“这么多人抓三个人,到现在为止一个都没抓到?王府养你们这些人干什么吃的?”

    “殿下请息怒,大伙儿已经在一间一间搜了,那三个可疑人实在狡猾,也不知躲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,尤其是最先逃跑的那一个,才追了没两下就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尹默玄冷笑一声,“躲起来了?也罢,就让他们躲,本王让人把这镇安王府围个三层,让他们插翅难飞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也不必动怒。”尹默玄身侧的凤云渺此刻倒是冷静了下来,淡淡道,“这王府是南绣的家,在自己家里寻找躲藏之处,太简单了,她随便找个密室秘道钻进去,你就是喊上千个人来搜,也未必能找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掘地三尺,也要把她挖出来。”尹默玄顿了顿,又道,“三个可疑人,一个是南绣,其余的两人会是谁?她的帮手吗?”

    “随便抓住其中一个问问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交谈着,身后走来了一名守卫,道:“两位殿下,有件事倒是很奇怪,就在不久之前,有一名粉衣男子,自称是晚晴郡主府中的人,说是郡主派来探望郡王的,我们也就不拦着,但是刚才大伙儿在搜查可疑人的时候,这位公子也在王府内乱跑,跑着跑着就没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粉衣公子?”尹默玄问道,“这人长得什么模样?”

    “相貌很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史曜乾。”尹默玄目光中划过一缕思索,“这个家伙乱跑什么,莫非他跟那几个可疑人有关系?”

    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尹默玄脸色一沉,转头望向凤云渺,“此男子阴险卑鄙,擅长装模作样,原先还假扮柔弱试图留在良玉身边,我便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,今日之事又有他的参与……本王现在怀疑他与南绣关系密切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略一思索,摇了摇头,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会了?我们抓可疑人,他跑来搅什么局?”

    “他对天真,肯定是有图谋的,但我相信更多的是爱慕之情,而不是谋害之心。此人鬼扯的功夫一向很好,谎话连篇,甚有自信,勾搭女子很有一套,随随便便就勾了个晚晴郡主,这就让他更不甘心,为何他使尽手段都勾搭不到天真,他对天真,有几分求不得的哀怨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同样都是喜欢天真,我又怎么会看不出谁对她有意思?宁子初、史曜乾、南弦,这几个人都生不出害她的心思,只是想得到她。”

    “要真如你所说,那这史曜乾乱跑的目的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人的心思还真不是好猜的,即使你抓住了他,他也未必跟你说实话,他扯谎的功夫你又不是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始终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之内,凤云渺与尹默玄也不闲着,与众人一同搜查。

    凤云渺才踹开了一间房屋的门,就听到有人来报——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西南方向忽然出现大片烟雾,什么都看不清了!”

    “烟雾弹?”凤云渺眉头轻蹙,“这个时候用上这个东西,还真是有点儿头脑。”

    烟雾弹是市面上不太好买的东西,偶尔会在黑市出现,行走江湖的人就喜欢采购这玩意防身,遇到危险之时在地上炸响,生出大量烟雾,迷惑敌人视线,有助于逃脱。

    但也不是谁都买得起,毕竟这东西有点贵,一颗只能用上一次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想翻墙逃跑了。”凤云渺冷笑一声,“没那么容易,王府外还有一层防卫呢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颜天真那边,三个人已经摆脱追兵,跳上了高墙。

    高墙上设有防飞贼用的尖刺,只能将脚卡在尖刺与尖刺之间的缝隙,这么一来,保持身体平稳就有些不太容易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这外面怎么还这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史曜乾朝下望了一眼,忍不住低咒一声。

    王府外围的守卫自然是看见了墙上立着的三道人影,连忙喝道——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!还不速速跳下来束手就擒。”

    “束你爷爷喔。”史曜乾冷哼了一声,从衣袖中掏出最后一枚烟雾弹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颗了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说着,扬起了手。

    不等底下站着的守卫再次叫嚣,他就将烟雾弹朝着地上狠狠一掷!

    “嘭”

    这一声响虽然成功阻挠了附近的守卫,却也惊动了不远处的守卫,纷纷涌了过来——

    “抓住他们!”

    “别让他们跑了!”

    颜天真三人冲出了烟雾范围,身影也就暴露在了众人的视线中。

    “站住!别跑!”

    “再不停下,我们放箭了!”

    “王爷有令要抓活的,射他们的腿,避开要害处。”

    弓箭手们一边追赶,一边将箭搭上弦。

    这一条路段不属于人口密集处,只要瞄准了目标放箭,也就不怕误伤民众。

    几名弓箭手已经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“哗——”

    头顶上空忽然毫无预警地泼下了水,猝不及防,浇了他们一身。

    水珠顺着额头流下,鼻翼间依稀还能闻到臭味。

    “呸!什么味啊?这么臭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臭水沟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

    几人被一身臭味熏得不行,回过神来,想起来还有更要紧的事,连忙抬头去看,目光所及之处,却已经找不到那三个可疑人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史曜乾带着两人拐进了另一条街的街角,这才背靠着一棵大树停歇下来,喘会儿气。

    “追兵应该已经追不上我们了。”他道,“方才听到他们说要放箭,之后就没有了声音,像是遭受到了什么阻拦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见了。”颜天真道,“似乎是有人在帮我们,否则只怕是还要被追上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感谢本大爷吧,若不是我急中生智,端了一盆臭水沟里的水去泼他们,你们没准就一个人腿上挨一箭。”一身冷哼自前方响起。

    史曜乾听着这声音连忙抬头,朝着来人淡淡一笑,“哥,你不是说不等我吗?原来你没有走开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是想走开的。但是转念一想,毕竟你还是硬闯进去的,若是你在那王府里出了个什么事……”

    史曜连走上前来,干咳了一声,“你要是出事了,就没人赚钱来给我花了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本我是等得挺不耐烦的,谁知道你小子在那里面磨蹭什么,磨蹭这么半天,正打算离开,就忽然听到有一大队人马靠近,转头一看,正是凤云渺领头,这凤云渺跟你不对盘,难免要找你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运气好,没碰上他。”史曜乾笑了笑,“要是碰上他,就没这么容易脱身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正说着话,忽听身后响起了梅无枝的惊呼——

    “郡主,郡主你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闻声,连忙回头。

    正看见颜天真一手扶着额头,似乎有些站立不稳,好在梅无枝扶住了她,才没让她跌倒。

    史曜乾眉头一拧,走上了前,二话不说就抓起了颜天真的手腕,掀开她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”梅无枝顿时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猜她是发作了,看看她的症状而已,否则你以为我这时候还有闲心思来占她便宜?”

    “是怪病发作了吗……”梅无枝眉眼间浮现一抹忧虑。

    史曜乾的视线落在颜天真的手腕上。

    这一看,倒是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月牙图案呢?被紫月魔兰咬过的人,手腕上应该有这样一个图案才对。

    但是此刻在颜天真手腕上却找不到。

    史曜乾略一思索,便猜到了原因。

    大概是凤云渺瞒着她不想让她知道,生怕手腕上的图案引发她的怀疑,就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将那个图案隐藏了起来。

    再看手腕与手背上的肌肤,原本白皙细腻,此刻有些微微皱起,出现干枯迹象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。

    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况,十二个时辰之内必须有血液补充,否则她就挺不过明天中午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她死,就把她送回摄政王府。”耳畔响起了史曜连的声音,“你送她回去,凤云渺自然会救她。”

    “可她不想回去。”史曜乾道,“我若是现在把她送回去,她得恨死我不可。”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史曜乾略一思索,道:“还有,直接找凤云渺讨血,给他写一封匿名信,他一定愿意献血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这么做,颜天真就不会恨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相比较把她直接送回摄政王府,找凤云渺讨一回血显然更值得被原谅,送她回去就意味着她会失去了自由,跟凤云渺一起耗死了为止,找凤云渺讨血,能再拖延三天时间,凤云渺也死不了的,顶多身子虚弱一些罢了。权衡利弊,还是第二个方法好。”

    史曜连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“哥,送匿名信的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我去!”

    “我将她们两先带回府里去,她们如今女扮男装,我就说是我的两位朋友,借府上暂居一段时日,以我在郡主府的地位,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做主的。我闲不下来,而我能相信的也就只有你,自然你去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顿了顿,又道:“你若是觉得不甘心,付钱给你也是可以的,跑一次腿,你要多少银子?我从郡主府的帐房里直接取了给你。”

    史曜连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这个弟弟如今可真是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殿下,有三个人跑了,没追上,其中有一名男子身着粉衣,就是那位声称自己是晚晴郡主府的人,还有两人没看清长相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听着手下人的汇报,桃花美目眯了眯。

    史曜乾带着两个可疑人跑了……

    那这王府里应该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史曜乾跟南绣绝不会是一伙的,那么他带走的那两个人里,应该不会有南绣。

    留在王府里还没跑掉的那个人就是南绣了。

    莫非跑掉的那两个人,跟南绣也没什么关系?

    那么那两个人假扮大夫进来又是为了什么……和史曜乾一前一后进来,又一起离开,走的时候都不带南绣。貌似跟南绣真的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忽的,他脑海中想到了一个可能性,转头朝着一旁的下人吩咐道:“去把那张记载着可疑人的名单拿来给本宫看!”

    下人应了声是,跑开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就去而复返,手中拿着一张白纸黑字。

    “殿下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接过了那张纸,打开。

    目光扫过一个个人名,最终定格在了一处。

    严大夫,男,巳时三刻进入府,个高约五尺二,黑色锦衣。

    木大夫,男,巳时三刻进府,个高约五尺一,白色锦衣。

    都是巳时三刻,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之内。

    五尺二,五尺一……

    就是梅无枝与颜天真的身高!

    严大夫,谐音颜。

    木大夫,取自梅无枝的梅字左半部分。

    凤云渺手握成拳,狠狠捶打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喀——”的一声,椅子因着他的劲道,直接裂开成了两半。

    颜天真,你就真不打算回来了吗?

    之所以会联想到逃走的那两个人是颜天真梅无枝,是来源于他对颜天真的了解。

    颜天真既然知道自己活不长久,想要离开,那么在这最后的一点时间之内,她绝不会坐着等死,总该做点有意义的事。

    聪明如她,也会怀疑到南绣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南弦重病,她就女扮男装成大夫,进来打探虚实,也能看看是否能引出南绣。

    而她想不到,这王府里对身份来历不明的大夫盘查那般严谨,苦恼之际,她碰上了史曜乾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史曜乾为何会乱跑的原因,他要带她离开这王府。

    颜天真知道了自己到来,自然不敢多做停留,生怕被抓回摄政王府之内,失去了自由。

    生怕连累了他。

    颜天真,你怎么就不明白。

    在我看来,这不叫连累。

    而是共患难。

    你就这样一直跑……

    这才是让我心累。

    凤云渺恼怒之际,尹默玄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地上碎裂的椅子,他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混进王府的那三个可疑人。分别是南绣、天真、梅无枝。”凤云渺道,“天真她们已经被史曜乾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竟是这么回事……”尹默玄回过神来,立即道:“如此看来,史曜乾跟南绣果然没什么关系,他这次捣乱只是为了帮良玉脱身,我现在就去找他要人!若是不把良玉交出来,有他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去,打草惊蛇可就不好了。”眼见着尹默玄要离开,凤云渺伸手扣上了他的肩,阻止他前行,“现在若是浩浩荡荡地过去,只怕是会被她们察觉到,不等你靠近,她们又要转移地点了,她们还不知道行踪已经被我发现,就让她们先放松警惕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离良玉病情发作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“今天一定会发作的,顶多撑不过明天中午。”凤云渺冷静了下来,道,“史曜乾既然帮她逃脱了,就不可能会老实地把她交给我们,你现在就算去要人,他也可以抵赖假装不知情,晚晴郡主被他灌了**汤,对他信任得很,回头又因为他跟你大吵,你不嫌烦?非但要不到人,还得听泼妇骂街。而且,你并没有权利搜查皇族的府邸,要搜还得经过陛下批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道:“既然有更简单的方法,何不静下心来等候时机?史曜乾不会直接交人,也不会看着天真发作而置之不理,他现在唯一可能用到的办法,就是找我要血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的话音才落下,便有一名守卫奔跑进来,到了他面前道——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,有人将一封匿名信挂在飞镖上,射在了王府门口的柱子上,信上标记着要您过目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这一刻已经猜出了信中是什么内容,接过了信件打开。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要救颜天真,请将血液装于小瓶之内,悬挂在距离王府十丈之外小巷中的榕树上,爱信不信。

    “口气还挺嚣张。”凤云渺冷笑了一声,将手中的信件递给了尹默玄过目。

    尹默玄看了一眼,道:“你猜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按他说的做。这取血的人就算不是他本人也一定是个高手,因为他猜得到,我会让人设埋伏,不设埋伏就不符合常理了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说到这儿,唇角勾起一抹清凉的笑意,“派几个高手去附近埋伏,故意输给那取血的人,让他能够顺利离开,而且——对他不要客气,能砍几下就多砍几下,但切记,一定要让他顺利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就按你说的办。”尹默玄道,“之后你打算怎么做呢?”

    “天真一定会责怪史曜乾,少不了要对其一阵怒骂。”凤云渺道,“她会意识到留在史曜乾身边不妥,会再次跑掉,我们只要命人在晚晴郡主府附近盯着,等她出来就直接拿下,多简单?避免大动干戈。同时,以挟持郡主的罪名,逮捕史曜乾。”

    尹默玄将凤云渺的话听在耳中,一阵钦佩之感油然而生。

    这个家伙……还真是聪明。

    好在与他不是敌人,否则跟他斗起来,损失大了。

    “就按你说的办。”尹默玄道,“将良玉接回府中,必须将她软禁起来,让她再也不能跑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舅子,南绣还躲在这王府之内,让众人不要放松警惕,如今知道真相的也就咱们几个人,就对外宣称这个没逃脱的人是要谋害郡王的歹人,引发镇安王府内众人的怒气,这样他们才会更加努力地搜查,不搜到可疑之人势必不甘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,本王会吩咐下去,这王府内的守卫必须守牢了,再搜不出南绣,就让人拿铲子来把墙给掘了,看看能不能发现密室或秘道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距离镇安王府十丈之外的小巷内,史曜连躲在一处破屋之中,透过破碎的窗户观察着外头的情景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会儿,他的目光便锁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人东张西望,手中提着一个瓷瓶,瓶子上套着绳索。

    他走到了小巷之内的榕树边上,便将那吊着瓶子的绳子挂在了树枝上。

    史曜连唇角一勾,足尖一点,蹿了出去——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太子有病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太子有病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anshutang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太子有病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太子有病》(作者:笑无语)及有关此小说《太子有病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太子有病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太子有病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笑无语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