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太子有病 > 太子有病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157章 酒里有毒?

作者:笑无语    

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这个男子,便是上午在大街之上提出要拿万两黄金买玲珑的人。

    此刻令颜天真怔愣的,不仅仅是因为与这男子有过一面之缘,更重要的原因在于——

    这男子的身后,有一左一右两名俊俏男儿服侍,二人皆生得眉清目秀,一人为他捶肩,一人为他扇风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地上还匍匐着一个,衣衫半褪,正在摆着酒盏。

    这画面看起来太让人浮想联翩。

    这是

    不折不扣的断袖啊。

    忽听耳畔响起几道嬉笑声,颜天真循声望去,这一看,又是眼角微抽。

    左侧方有一个约莫一丈长、半丈宽的水池,池水之中,两名俊俏男子嬉笑着互相朝对方泼水,使得水花四溅,有几滴挥洒过空中,落在颜天真的脚边。

    颜天真闻着鼻翼间萦绕的酒香味,丹凤美目望向那一池水——

    不,这池子里装的不是水!

    是酒啊!

    难怪这空气中的酒香之味如此浓郁,站在门口都能闻得到。

    水池边上还十分整齐地摆着一个个圆盘,绕着水池摆了一圈,盘中装着色香味俱全的肉,肉香混合着酒香,何等奢侈。

    就光这一池子酒,都要花费不少钱财。

    而且这酒水接触空气的时间长了,也会变了味,因此,不能超过太久的时间就得更换一次。

    这个男子是在效仿商纣王的酒池肉林么?!

    不同的在于,商纣王是把各种动物的肉割成一大块一大块挂在树林里,而这个男子却是让人摆在盘子里,围成了圈。

    但她如今所在的这个时代,是史书上不存在的时代,人们并不知道商纣王这样的人物。

    这个男子只是恰巧跟商纣王一样奢侈罢了。

    似乎也一样荒淫。

    但至少商纣王的性取向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这一刻,颜天真仿佛明白了他抓史曜连来的用意。

    “用这样的方式将二位请来,似乎是有些失礼了,不过也实属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对面那黑衣男子率先开口问候,说话期间,地上匍匐着的俊男递给他一杯酒盏。

    他伸手接过了酒盏,吩咐了一句,“给两位客人也上酒。”

    那俊男应了一声是,便从地上起了身,端着托盘到颜天真与史曜连身前。

    “梨花酿、桂花酿、桃花酿、梅花酿、杏花酿随两位挑选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扫了一眼面前的酒盏,慢条斯理道:“请我们来就只是为了喝酒,顺便观赏一下你的奢靡生活吗?”

    不等对面的男子接话,史曜连也不客气地道了一句,“说什么用这样的方式请我们来,实属无奈之举。我就问问你,你怎么就无奈了?”

    “若是不用这样的方式,你们又怎么会来?”黑衣男子似乎不太介意二人的态度,依旧把玩着手中的酒盏。

    “为了请你们来,花了不少的代价呢,此次出动六十余人,十六人死于白虎口中、八人死于中毒、十人死于刀剑下,五人重伤六人轻伤,由此看来,你那只白虎可是贡献了一半的战斗力呀。真是厉害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说话间,目光在史曜连身上流转着。

    “没能抓到它,你是不是很失望?”颜天真唇角挑起一丝笑意,忽然迈开了步子,朝着前方那黄金座椅上的男子缓缓走去。

    眼见着她走上前来,男子的眼眸警惕地眯起,却并未开口阻止。

    看这女子的笑容似乎有些不怀好意。

    那双丹凤美目顾盼流转之间,带着若有若无的魅色,又有些许狡黠,让人一时猜不出她心里想的什么。

    “虽然你没能抓到白虎,但你也不亏,因为你抓到了我啊。”颜天真冲着他粲然一笑,这明媚的笑容,使得他身后的两名俊俏男儿都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这个红衣女子,真是美艳不可方物。

    那双凤眼过分妖娆,一颦一笑皆让人难以挪开目光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倾国艳色,黑衣男子却没有半分着迷,开口的语气慢条斯理,“我对你那白虎有着极大的兴趣,你说没有抓到白虎,抓到你也不亏?分明亏了,你并不值得我折损这么多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不值得了呢?”颜天真冲他眨巴了一下眼睛,“你可知本郡主是这鸾凤国第一美人?多少人期盼着能与我相处,都没这个机会呢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轻笑一声,大着胆子伸出了手,要去撩那黑衣男子的发丝。

    她只是想证实心中的猜测。

    下一刻——

    对面的男子毫不客气地抬袖,挥开了她伸来的手!

    很显然,不吃她色诱这一套。

    颜天真也迅速退了开,心中顿时明了。

    真是个断袖啊。

    方才刻意引诱,只是想确定,他是个断袖还是个双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——这家伙并不愿意接受女子的触碰?

    面对她都能坐怀不乱,这断袖断得也真够彻底。

    好极了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可是一件好事,至少目前不必担心清白问题。

    但史曜连

    能不能保住清白可就不一定了。

    “第一美人?这是谁给你评的称号。”对面传来男子的一声笑,下一刻,便见他从身后拿出了一卷画像,在颜天真面前抖开,“此人比你好看,他排第一,你顶多排个第二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的视线投向那幅画。

    画上的粉衣公子长身玉立,面容姣美,弯着一双月牙眸,呈现十分好看的弧度,分外妖娆。

    这画的可不就是史曜乾吗。

    史曜乾与史曜连,二人在相貌上虽然无甚差别,气质上还是当属史曜乾更勾人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总是澄澈的,天生携带着几分单纯无辜,他的眼神太会骗人,眼里全是戏。

    有一种清纯与妖娆的结合体,如同山野中摇曳的白莲花,令人总是会对他生出几分怜惜。

    史曜连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臭美骚包,妆容感重,有那么一丢丢骚气,云渺也曾说他娘气。

    但他本人并不娘,相反,说话粗野得很,常常谈吐不雅。

    这黑衣男子真正想要寻找的人分明是史曜乾,可他的属下却抓了史曜连,谁让这二人是孪生兄弟,不好分辨。

    如果这人只是冲着脸去的,那倒真的没多大差别了。

    颜天真思索期间,黄金座椅上的黑衣男子已经站起了身,迈出了步子,在经过她身旁时没有做半刻停留,直接朝着史曜连走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颜天真不得不承认,她有些不厚道地想看好戏。

    想看死要脸被调戏的窘境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想法很快就破灭了。

    只因那黑衣男子忽然顿住了脚步,在距离史曜连三尺之外停了下来,俊美的脸庞原本是噙着笑意的,这一刻却有些微沉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脂粉味儿怎么这么重?”

    他望着史曜连,如此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史曜连冷眼看他,“有脂粉气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女子身上的那股脂粉香。”男子开口,说话带着些许咬牙切齿的味道,“来人,把他给我按进酒池里,洗干净身上的那股脂粉香。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史曜连当即被两名护卫押下,押着他去往酒池。

    史曜连虽然无力反抗,口中却并不顺从——

    “老子身上有脂粉香,关你什么事!老子就觉得这气味好闻!”

    “恶俗。”黑衣男子冷嗤一声。

    事实并不如想象的那般美好,还以为画上的这粉衣公子会令他很满意,见到真人之后,只觉得事实和他期许的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走过颜天真身旁时,他还刻意做了停留。

    “他身为男子,身上的脂粉香味竟然比你还重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闻言,慢条斯理道:“天生丽质,不爱修饰。”

    眼见着史曜连被人按进了池子里,周围的人都朝着他身上泼水,让他瞬间就成了一只落汤鸡,在水中挣扎着,却无力游上岸。

    今日他脸上并没有妆,只因为他要假扮成史曜乾,穿着史曜乾的衣裳,他自然不能带妆,一带妆就露馅了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他身上竟然也有脂粉气,大概是他长年累月跟那些东西打交道,身上难免沾染了气味。

    他应该是想不到吧,意气风发如他也会有今天。

    “听手下的人说,天山白虎虽然听从你的吩咐,你却不是它真正的主人,而是它主人的未婚妻。”耳畔传来低沉的男声。

    “然后你想怎样?叫它主人拿它来换我吗?我可告诉你,我身染重病”

    “命不久矣了是么?”男子打断她的话,“所以,你想说你原本就是个将死之人,它的主人犯不着为了你再做牺牲,否则亏大?你以为这样的说辞能够让我相信?”

    男子说着,朝她展露一抹阴测测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他放在心尖上的人,就算要死了他也不会弃你不顾,咱们就来测测你这未婚夫的真心如何?我给他两天时间,两天之内不带着白虎前来,我就”

    颜天真冷笑,“杀了我?”

    男子摇头,“不,侮辱你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心中问候了一遍他的祖宗十八代,面上却不见焦灼,依然维持着笑意,“侮辱我?你亲自上?来吧。”

    面对一个断袖,她自然什么话都敢说。

    “来嘛,看你长得也不错,我还不至于寻死觅活,长得丑就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男子听闻此话,目光中浮现一抹嫌恶,“你想什么呢!我说的侮辱不是巫山**,是要把你扒光了挂到城门!我亲自上?你想得美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颜天真面上的笑意有些绷不住了,“艹你祖宗十八代!”

    对方的回答也让她甚是无语,“我祖宗十八代早就在地下了,你若有本事,挨个艹,我不拦你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霎时体会到什么叫不要脸。

    正常人听到‘艹你祖宗十八代’,难道不应该回骂一句脏话么?

    这家伙的脑子是怎么长的?

    他说要给云渺两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距离她下一次服用紫月魔兰的解药,不能超过后天。

    她必须尽快想法子脱身才好,最好今明两天就能脱身。

    这男子是个断袖,若是云渺亲自前来

    不妙。

    万一被纠缠上,恐怕会麻烦不断,这黑衣男子绝不是省油的灯,且他的身份也绝对不简单。

    她跟云渺还有要紧事呢,两天之内南弦就会醒过来,需要他提供帮助逮到南绣,没时间陪这个死断袖瞎折腾。

    云渺不能来。

    事到如今,只能指望另一人。

    一个有闲情逸致、愿意帮她、并且聪明绝顶的人。

    我就在下一刻,酒池里传来了两道人声——

    “爷,这男子身上的脂粉气竟然洗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他背后纹着的这朵花,用酒水怎么冲洗,颜色还是如此鲜艳,脂粉之气似乎更浓郁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听着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史曜连这个家伙居然还在身上纹身了?

    洗不掉的脂粉气听着可真有趣。

    “别白费劲了,你们洗不掉。”史曜连冷哼,“我一贯喜欢清新脱俗的脂粉香气,我背后的这刺青,就是将胭脂水粉嵌入肌肤之中,你想靠着洗把它洗掉?门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没想到史曜连对胭脂水粉的热爱程度高达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洗不掉?那就干脆削下来。”空气中响彻一道冷然的男子声线,“把那刺青整块削下来,不要有一星半点的残留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史曜连顿时惊起——

    “我背后纹刺青,与你何干!”

    “看不顺眼。”黑衣男子回得十分蛮不讲理,“我看不顺眼的东西,毁了便是,不管那东西属于谁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混”

    史曜连怒上心来,眼见着跑不掉,索性也不客气,想要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却被颜天真打断——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颜天真望向黑衣男子,“你想毁掉他身上的刺青,无非就是因为讨厌他身上的脂粉气,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讨厌的地方,是么?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略一思索,道:“性格也不是很喜欢,与我所想象的相差甚远,初见画像,还以为是温润翩翩佳公子,想不到”

    “你傻。”颜天真白了他一眼,“你们抓错人了都不知道,画像上的那一位的确是个翩翩公子,可不是这个德性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此话一出,黑衣男子总算正眼看她,“你什么意思?莫非酒池里的那个家伙,是将容貌伪装成画像上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,他的容貌没有经过一丝伪装。”颜天真轻挑眉头,“这是一对孪生兄弟,兄长骚包,热衷于胭脂水粉,脾气暴躁,谈吐不雅;弟弟就完全不一样了,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对面的男子自然是觉得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画像上的人是弟弟,号称白莲公子,人如其名,白莲花一般的清纯无害,可你们抓到的人却是他的哥哥,只能说是你们运气不好喽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黑衣男子唇角轻扬,“这兄弟二人感情如何,让那白莲公子来换他兄长,可行否?”

    “应该可行。”颜天真不咸不淡道,“你可以试试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好心,还特意提醒我是抓错了人,意欲何为?这让我感觉你的目的可能不太单纯。”

    “不单纯个毛啊,只是不忍心看那家伙身上的刺青被挖掉而已,刺青连着皮肉,整块挖掉,不觉得太残忍么?”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你有这般好心。”

    “本天仙一直这么心地善良又善解人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镇安王府内。

    凤云渺端坐于大堂之上,俊美的脸庞上阴云密布。

    肖梦肖洁二人,是被抬回来的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,颜天真趁着他午休之际与肖梦肖洁外出挖苦菜,他在睡梦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,敲门之人正是凤伶俐。

    凤伶俐在他休息的时候前来打扰,必定是有什么要紧事。

    他意识到可能情况不妙。

    凤伶俐道出来的消息,果然也是个坏消息。

    三人一虎出门,回来的却只有白虎,不见其他三个人的踪影。

    且,白虎回府之时,行走已是颠三倒四站立,站都站不稳。

    很显然是在外遭人暗算,靠着最后所剩不多的力气与意志奔跑回来,回来的那一瞬间自然就放松了,庞大的身躯就直接趴在了地上,昏睡不醒。

    经诊断,口中含有大量迷药,掰开它嘴巴的那一瞬间,还有一阵血腥之气扑面而来,从它口中提取出了一些碎肉,皆是来自于人的身上,携带迷药。

    将药下在自己身上,引白虎前去撕咬?

    真是好算计。

    府中有下人得知颜天真等人去了野菜林,他第一时间就吩咐了众人前去寻找,结果只找到了昏迷的肖梦与肖洁,将她们抬了回来。

    此刻整个大堂之内的气氛有些压抑,众人噤若寒蝉,谁也不敢出声。

    直到凤伶俐的身影出现,才打破了寂静。

    “义父,她们两人说,今日出行遇到了大量黑衣人,少说数量也有半百,分为两批,第一批人手持刀剑,第二批人是两个小队,手拿大网,显然是用于捕获大型野兽,这伙人的目标并不是义母,而是玲珑,抓不到玲珑,这才抓了义母。”

    凤伶俐稍作停顿,又道:“与义母一起被抓走的人,还有那个叫什么史曜连!玲珑已经醒了,只不过意识还不是很清醒,那迷药的药效十分持久,不好清除,想要它完全清醒,还得再等上一等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不语,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义父,此事可不能怪玲珑啊,玲珑的性格咱们也都知道,绝不会为了自己逃走弃义母不顾,是义母知道它中了迷药,坚持不了多久,怕它被捕这才赶它走,肖梦说当时的情况很不容乐观,与其被一网打尽,还不如让它先跑呢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是天真会做的事。”凤云渺出了声,语气毫无波澜,“这暗地里究竟有几股势力在伺机而发,我身边的人或物,总是那么容易让人盯上。果真是不让我清闲。”

    “义父,眼下该怎么办?我们不知要去何处搭救义母。”

    “对方要的是玲珑,抓了天真只是去做人质,接下来大概会提出让我拿玲珑去交换,天真的性命自然不会有危险,她有利用的价值,对方至少会以礼相待。我们不能慌。”

    “对,他们应该不会把义母怎么样的,想要玲珑,至少得确保义母好好的但是眼下,我们需要知道她被关在什么地方,这个讯息应该从哪里获取?绑匪会写信给我们吗?”

    “绑匪自然希望我拿玲珑去换,但是天真恐怕会从中阻拦,她一直都那么视死如归,她不想我为难,不知会不会干出什么傻事。”

    他真正担忧的,不是绑匪对颜天真不利,而是颜天真自己对自己不利。

    如今,最能威胁到颜天真性命的,就是颜天真本人。

    她总是觉得自己命不久矣,就不想拖累任何人。

    忽的,脑海中划过一抹想法,凤云渺站起了身,向大堂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义父,你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晚晴郡主府。”

    史曜连也被捉走了,那么作为史曜连的弟弟,史曜乾又怎会不心急?

    绑匪抓史曜连,图的会是什么?

    史曜乾这家伙脑子比他哥哥好用得多,或许这次可以找他合作一回。

    郡主府内。

    “公子,郡主说这梨花糕味道十分好,便让厨房送一盘来给您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瞥了一眼眼前精致的糕点,伸手拿了最上头的那一块,放到唇边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这一口下去,却咬到了什么东西?

    他朝着手中的糕点看了一眼,有类似纸条一样的东西露出一角。

    他将整块糕点掰了开,里面果然藏着一张纸条。

    什么人会用这样的方法给他送信?真是隐蔽啊。

    然后摊开纸条的那一刻,他的脸色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白莲公子:

    令兄在我手中,若想要他性命无忧,申时独自前来城东桂花园。

    史曜乾将手中的纸条揉成一团。

    抓走他哥哥的人,会是谁?

    这个人行事还真是谨慎,竟然能让手底的人混进郡主府的厨房内送信,不惊动任何人,只让他一人过目。

    玩的什么把戏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这一趟必须得去。

    城东桂花园?

    城东那么大,有几处桂花园?

    先去最大的那一处再说罢,对方既然说了要独自前去,就不能带人直接闯了,否则只怕史曜连性命受到要挟。

    想到这,史曜乾便站起了身,朝着郡主府外走去。

    踏出了府门没几步,余光瞥见有人影一闪,下一刻,一道修长的身影落在面前。

    “要去哪儿?”对面那人开口,语气清凉。

    史曜乾有些意外地望着眼前的凤云渺。

    凤云渺会主动找上他,问他去哪儿?

    而下一刻,凤云渺便开口为他解惑——

    “天真和你的兄长,被一堆不明来路的黑衣人抓走。”

    “天真也被抓了?”史曜乾讶异,“你也收到信了么?”

    “目前还没有收到。莫非你比我先收到?”

    “确实。纸条上说,让我独自一人前往城东桂花园。”

    “就没找你要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没有,这一点我也觉得疑惑,信上并未说让我带什么东西前去交换,只让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道:“一同去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我们身边都有人落在这神秘人手中,过去的恩怨就先既往不咎,先联手对付共同的敌人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本宫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信上只说了让我独自前去,你该如何隐藏?”

    “不隐藏,我有一计,到时候见机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颜天真,你说这家伙是个什么来头?”

    “家财丰厚,一身贵气,颇有贵族风范,但他应该不是这鸾凤国内的人,鸾凤国内的风水养不出这样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这片国土上的风水只能养出小白脸,十个男人里面九个废。”

    “话不必说得如此难听,你为何不说十个女人里面九个强?”

    酒池边上的两人在闲谈着,史曜连的目光时不时望向那黄金椅子上的黑衣男子,似乎想在对方身上瞪穿一个洞。

    敢下令挖他身上的刺青,这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    “死断袖该不会是想打死要钱的主意吧。”史曜连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很显然是啊。你弟真的比你抢手很多,你想过原因吗?你是不是该好好反思反思,你不如他的地方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管。”

    二人依旧争执。

    忽有一人推门而入,小跑到了那黑衣男子面前,“爷,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声‘来了’,让颜天真与史曜连对望一眼。

    史曜乾来了?

    “来了?”黄金椅上的黑衣男子轻挑眉头,“那就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前来通报的人面上有些古怪,“爷,您应该是只请了一个人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黑衣男子冷声道了一句,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,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来了几个人?”

    “两个。不知道该请哪一个进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请画像上的那一个,这还需要问吗?另一人又是谁?问清楚身份没有?”

    “爷,就是您画像上的那一位,来了两个!一模一样啊,这让属下如何分辨?这史家兄弟究竟是有几个人啊,全长得一模一样”

    听着这话,颜天真与史曜连都有些怔愣。

    两个史曜乾?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黑衣男子转头望向史曜连,“你到底几个兄弟?不是双生子吗?怎么还有一个?”

    “谁说只有两个了?三个,就是三个。”史曜连起初也疑惑,此刻只觉得大概是史曜乾想出的计策,自然不会拆穿,只道,“反正我们三个长得都一模一样,性格却都不太一样,你要是真那么多问题,把他们俩叫进来问问不就知道了?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转过头,朝着前来通报的人道:“去,把他们全都喊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人退了出去,不多时,便领着两人进来了。

    一浅粉,一海蓝,一模一样的容貌。

    颜天真望着那道海蓝色的身影,几乎是一瞬间就认出了这是凤云渺。

    这身衣服,正是云渺白日里穿的那一身。

    他穿着这样一身衣服进来,就是为了让她能认得出来吗?

    信上应该是说明了只能让史曜乾一人来,云渺也想来,便想出了这么一个计策。

    伪装三胞胎?这么一来都不需要刻意躲藏。

    正常人必定分不出这兄弟三人谁是谁,这黑衣男子的属下们大概也都懵逼了,只能全放进来。

    云渺和白莲乾,也有合作的时候啊。

    再说那黄金座椅上的男子,盯着对面的二人看了好一会儿,又拿着手中的画像比对。

    身着浅粉色锦衣的那一位,观其气质,儒雅无害,仿佛一张纯净的白纸,眼神清澈,不含一丝杂质。

    身着海蓝色锦衣的那一位,眼神较为清冽,周身萦绕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,那眸光仿佛一池寒潭,神秘又深邃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两位,比起在酒池里的那一位都更具备吸引力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顿时起了浓烈的兴致,“画像上的这位叫史曜乾,我只说了让他前来,为何你们二人一同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的名字,与二哥有些相似,史曜谦。”蓝衣公子开口,语气不疾不徐,“我们不清楚,你想找的究竟是乾还是谦,为了避免麻烦,干脆一同前来,问你究竟要找谁,需要做些什么?才能放了我们的大哥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此刻很是想笑。

    云渺鬼扯的本事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黑衣男子端详着二人片刻,忽然笑出了声,“既然两个都来了,那就干脆两个一起留下,谁也不用离开了,至于你们的大哥他身上的脂粉气息实在是让人厌恶,留着也是无用,可以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阁下高抬贵手。”史曜乾开口,声线轻慢悠柔,“你可以提条件了,要我们二人留下来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很快你们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说到这儿,唇角挑起一抹淡淡的弧度。

    这一抹笑意,有些阴邪。

    “来人,给两位客人上酒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落下,黄金座椅后便站起来一人,手端托盘,托盘上放着两杯酒盏。

    那人衣衫半褪,正是之前匍匐在他脚下的调酒人。

    他端着那托盘走到对面的二人身前,“两位公子,请。”

    “将这两杯酒喝下,就放了你们的大哥。绝不出尔反尔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几乎能猜到那两杯酒是什么玩意儿。

    这个死断袖。

    还想两个一起收啊。

    凤云渺与史曜乾对视一眼,在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他们来之前,已经设想了好几种事情发展。

    还以为这神秘人是有所求,或许是图某一样物品,又或许是想让他们为他办什么事。

    但他们还真没有设想到——

    此男子竟然是个断袖。

    眼前的这两杯酒不用猜都知道里面下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二人转回了头,极有默契地齐齐伸手,端起了酒盏。

    却并不急着喝。

    凤云渺抬眸望着对面那人,“我似乎在哪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第一眼见到这个男子,便觉得有些许熟悉,但仔细去想,脑海中却又搜不到关于这个人的讯息。

    或许是时隔多年,脑子里的印象淡化了。

    但他一定是见过此人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我?”对面那人挑了挑眉,“兴许是缘分呢,那就更该喝下这杯酒了,为了这样的缘分,也该干一杯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他也端起了搁在桌子上的酒杯,冲着对面的两人遥敬一杯。

    颜天真此刻心中是有些紧张的。

    这座阁楼之外都是黑衣男子的人,史曜乾和云渺已经深入虎穴,这时候若是想要抗拒,只怕是有些不容易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在这桂园外有援兵,他们身处阁楼内,也很难全身而退。

    眼下最好的办法,似乎就是让对面的黑衣男子放松警惕。

    喝下这两杯酒,就不会被为难。

    但是这清白就很难保证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说这酒里要是有毒可怎么办?”凤云渺望着手中的酒杯,眉眼间浮现些许思索,“要是咱们两个都毒死了,两条命换大哥一条命,值不值得?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毒呢?你可真是多虑了。”黄金座椅上的男子笑出了声,“还以为你们是聪明人,早就已经晓得我的意图了,此刻竟然担忧酒里有毒?就算有毒又怎样?在我的地盘上,你们谁也跑不掉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喝。”凤云渺朝着史曜乾道,“我若是喝下去无事,你再喝。”

    言罢,将那酒杯端到了唇边。

    他的衣袖较为宽大,此刻衣袖滑落到了手指处,足以遮挡他的一些小动作。

    他方才故意拖延着时间跟对面的黑衣男子讲话,在这期间,袖子里的手在找寻着迷药,涂抹了一些在指尖。

    幸好他有出门在外携带防身药物的习惯。

    他将迷药抹在了酒杯边缘,此刻,随着酒水一同饮入口中。

    若是只有他一人中招,史曜乾留着力气,还能顶些作用。

    若是两个人都中招了,那才是不妙呢。

    眼见着凤云渺喝下了酒,颜天真心中‘咯噔’一声。

    酒水入口,凤云渺还做了吞咽动作。

    黄金座椅上的黑衣男子见此,低笑一声,“果然识趣。”

    史曜乾依旧端着酒杯,望着凤云渺的神色,想看他接下来有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果然——

    他似乎有些站不住脚,身子一软,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史曜乾当即望向黑衣男子,“你不是说没毒吗?他这是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真的没毒,无须担心。”黑衣男子说话间,已经起了身,迈着轻缓的步子走到了凤云渺身前,俯下了身,似乎要去搀扶。

    然而,还不等他的手触碰到凤云渺的衣袖,凤云渺蓦然抬头——

    “噗——!”

    口中的酒水尽数喷出,喷了对方一脸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酒里的药是什么,你们肯定懂啊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太子有病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太子有病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anshutang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太子有病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太子有病》(作者:笑无语)及有关此小说《太子有病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太子有病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太子有病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笑无语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