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太子有病 > 太子有病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228章 没有奸情(二更)

作者:笑无语    

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“她若是嫁去了北昱国,烦恼的就该是宁子初了。他多疑谨慎,应该很是不愿意自己的心思被人窥破。”

    都说帝王心思最难猜,这要是碰上了读心术

    他的心思还能藏得住吗?

    “好了,莫要想太多了,快些吃菜,菜都要凉了。”耳畔响起了凤云渺的催促声。

    颜天真低下头扒饭。

    正吃着,听见空气中有脚步声响起,颜天真转头望了一眼,来人正是龙攻。

    到了桌边,他道:“殿下,小将军方才派人来传话,说花大师过来了,就在他府上,花大师希望您一得闲就去与他相见,他说大半年不见,对您甚是想念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唇角一抽。

    花无心来得这么突然?

    云渺昨天夜里才说要写信给他,让他藏好了,宁子初在南旭国的这段时间,他最好不要出现。

    可他怎么偏偏就在这时候来了。

    看宁子初的态度,分明是对九龙图势在必得,花无心一出现,宁子初准会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这厮和宁子初还真是有缘。”凤云渺的语气平淡,“既然他大老远地过来了,那就去见一见,想离开去避避风头,或是想要留下来,让他自己决定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点了点头,“也罢,咱们吃过饭之后就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“伶俐,有半年没见着你了,你对我可曾想念过?”

    宽敞的庭院之内,花无心喝着果酒,手中握着猪肘子,吃得十分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“花大师,你慢点吃,没人跟你抢。”

    “伶俐,你是不知道我吃一顿肉有多么不容易,在人前,我是一点荤腥都不沾,你没发觉我最近吃素吃得人给瘦了一圈?”

    凤伶俐将花无心从头打量到脚,道了一句,“我还真没发觉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眼神不好,话说回来,你义父义母怎么还没过来,这南旭国是你们的地盘,作为老朋友,你们应该好好招待我才是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未落下,凤伶俐便伸手指向他的身后,“你看谁来了?”

    花无心转过头,便看见两道熟悉的人影缓缓走来。

    “劳烦你们二位亲自过来,贫僧不胜荣幸。”花无心笑着率先打招呼,目光落在了颜天真身上,“颜天仙,大半年不见,比以前更漂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半年不见,你这油嘴滑舌的本事还是半点都没有消减。”颜天真走到了桌边坐下,“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,宁子初也在南旭国。”

    花无心咬了一口手中的猪肘子,“这个消息对我来说,有什么影响吗?”

    “你大概是忘了,他曾经对你有什么企图。”颜天真道,“仔细想想,你手中是不是有什么他要的东西?”

    颜天真这么一提醒,花无心当即反应了过来,“九龙图?他还没死心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死心呢?这世间有几个人能够抵抗宝藏的诱惑?身为君王,哪个不想国富民强?别说他有兴趣,就连我们都有兴趣,只不过兴趣没他那么浓烈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你们有兴趣,咱们可以一起找。”花无心望向凤云渺,“老朋友,我也不小气,我这里有半张,你需要找寻剩下的半张,钥匙也在你的手上,这么一来你的功劳比我大,你六我四,要不你七我三,那七成,你可以拿出一半来给你媳妇当聘礼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想法倒是挺不错的,可惜如今有些不太好实现了。”颜天真唇角勾起一抹无奈的笑意,“还有半张在宁子初手上,北昱国也要来分,他最少也要四成,两三成他是不同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半张在他手上?”花无心蹙起了眉头,想了想,道,“你们设法拿过来,这样就没有他们北昱国什么事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挑眉,“你以为我们不想吗?他手上的那半张就是从我们摄政王府盗走的,他甚至开门见山地来跟我谈生意,现在他肯定有防备了,想要再拿回来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花大师,我有些奇怪,你要钱财来干什么?”在一旁静默了许久的凤伶俐插了一句,“义父义母要寻宝,是为了各自的国家,你是为了香泽国吗?你一个和尚,也没什么大权势,财富到你手中能发挥什么作用?”

    “我要财,不是为了我所在的国土,个人原因,不便告知。”花无心轻咳了一声,“我也不求能分得太多,两三成总得要有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我们能把宁子初手上那半张拿回来,自然没问题。”颜天真顿了顿,道,“花大师,我有一个不情之情,不如你把那半张图纸给我们帮你保管?你该得的那一份,我们绝不会抵赖,可以签字画押。”

    “颜天仙是对贫僧没有信心,觉得贫僧不靠谱吗?”花无心笑道,“放心罢,那半张图不在我手上,我让另一个人来帮我保管了,绝对不会落在宁子初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看他笑得如此荡漾,应该是交给老相好去保管了。”凤云渺慢条斯理道,“宁子初在的这段时间,你就少去大街上晃悠,即使出门,最好也带个斗笠遮遮脸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再三叮嘱了花无心要谨慎,这才与凤云渺一起离开了凤伶俐的宅子。

    “云渺,既然出来了,就在街道之上随便逛逛罢,这么快回宫也觉得挺没趣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并肩走在街道之上,颜天真没有想到的是,一个不经意的,在街角处看见了两名熟人。

    那两人是——

    秦断玉和公孙媛。

    “云渺,你看那里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示意凤云渺望向街角处。

    这个角度看过去,公孙媛是背对着他们的,秦断玉是正对着他们的,他的面部神情,可以看得十分清楚。

    在公孙媛面前,他的唇角始终挂着一抹温和有礼的笑意,就连目光里也褪去了平日的清冷,似乎变得格外随和。

    “秦断玉一向清高傲慢,实在少见他如此温柔的神色。那是一种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柔和,这么一看,这两人就显得格外暧昧。”颜天真分析着,“我似乎是嗅到了恋爱的酸臭味,秦大才子果然喜欢这种正正经经的大家闺秀,这么一来,我就很担心一个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秦断玉要是心仪公孙媛,没准就把公孙巧的事泄露出去了!

    难怪他之前那么义正言辞地指责自己。

    敢情他看上那熊孩子的姑姑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担心,他把公孙巧从树人堂里放出来?”

    “对。你看,他如果对这公孙姑娘有意思,肯定要站在他们公孙家那边,咱们把公孙家的那小混世魔王给拐了,他不得告密吗?当初没算到这一点,真是失策。”

    “他要是懂分寸,应该不至于告密,他告密,也是给他爷爷找麻烦,毕竟树人堂是秦老爷子开的,大公主那脾气,要是撒气在老爷子身上,老爷子一把年纪了,哪能受罚?秦断玉不得心疼心疼吗?”

    凤云渺气定神闲道:“放心罢,他应该不至于告密,他要是真不懂事想去告密,那就随他,我会想好应对之策的。”

    凤云渺说着,揽过了颜天真的肩膀,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这一边两人走开了,另一边的街角处,秦断玉安慰着眼前的佳人。

    “公孙姑娘,还在自责吗?孩子丢失一事,错不在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我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毕竟巧儿是我带出去的,我没能把她带回去,这就是错。”公孙媛面带愁容,“巧儿平时与我的关系十分好,她母亲大公主对我也一向都是好脸色,这次巧儿丢了,大公主对我不再是好脸色了,要是巧儿找不回来,大公主绝不会原谅我的过失。”

    “公孙小姐她”秦断玉顿了顿,道,“吉人自有天相,说不定过段日子就回来,凡事不要想得太消沉。”

    望着佳人愁眉不展的模样,秦断玉有一瞬间想要将真相告知。

    先前去树人堂探望爷爷,无意中看到了大公主家的女儿,一开始还以为是大公主送来的,觉得十分稀奇,大公主纵容女儿是众所皆知的,哪会舍得送来树人堂进行封闭式教学,一问才知道,是凤云渺送来的。

    凤云渺没有经过孩子父母的同意,这一点他是十分不赞同的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若是他现在就把真相泄露出去,爷爷必然要承受大公主的怒火,大公主那蛮横的性子,罚起人来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可要是不说,公孙媛便一直被大公主责怪。

    说还是不说?真是令人纠结。

    不如回去跟爷爷商量此事。

    “多谢秦公子的安慰了,若是没有什么其他事,我回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道着谢,转身便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公孙姑娘,且慢。”秦断玉喊住了她,“你回府之后,是不是又要受大公主冷言冷语?我不建议你回去继续受气,不如在外躲一躲?”

    “躲?我能躲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在下有好几处房屋,城西那里有一座梨园,无人居住,可以借给公孙姑娘暂避,日常用品,我会吩咐人准备齐全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秦公子的好意,我还是不躲了,既然犯了错,被责骂也是应该受着的。”公孙媛笑着婉拒了,“秦公子,咱们明人不说暗话,我不想耽误你,也不应该接受着你对我的好,你另择良人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秦断玉没有料到她说话会如此直接,无言了片刻,叹了一口气,“公孙姑娘果然不是个扭捏人,如此干脆利落,既然你无意,我自然是不会纠缠,公孙姑娘,我只有一句话想问你,是不是真的像外界传言的那样,你中意的是太子殿下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公孙媛大方承认,“我一向敢于承认我的想法,我就是仰慕太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若是跟着太子,恐怕是不会快乐的,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他现在的太子妃那儿,一厢情愿是很累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公孙媛笑了笑,“情感的事,哪有那么容易说放弃就放弃呢?我知道我比不上女候”

    “你没有比不上她。”秦断玉打断公孙媛的话,“钦定的那位太子妃,除了容貌胜过你几分之外,再也没有比你更加优异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呢?她是武安女候,文武双全,女中豪杰。与她相比,我知道自己很渺小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这么说自己?”秦断玉拧起了眉头,“身为女子,才艺有多出色,武艺有多高强这些都是次要的,重要的是礼义廉耻,她远远比不上你正经。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!”公孙媛连忙打断他的话,“秦公子,我还以为你是高雅之人,你这么说一个姑娘?”

    望着公孙媛面上的失望之色,秦断玉连忙解释着:“公孙姑娘,不要误会于我,我绝不是胡说,你也该知道我的为人,这武安女候在与太子定情之前,和北昱国的皇帝暧昧不清,她虽貌若天仙,却一身邪气,你切记,不要与她来往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惊愕,“有这种事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,此女工于心计,她若是知道你想与她争抢太子,恐怕会对你下手,我想劝你,不要与她争,会吃亏的。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公孙媛平复了一番心情,道:“秦公子的好意,我明白了,我会记着你的话,不会和她来往的,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也不再等秦断玉说话,便转身走开了。

    一路走回公孙府,走过庭院时,就听见不远处响起女子的骂声。

    也没太听清都骂了些什么,总之就是大公主在发脾气。

    自打公孙巧丢了之后,大公主每日都像是吃了火药,时时都在骂人。

    她应该发泄发泄火气。

    想到这儿,公孙媛顺着声音来源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大公主在凉亭内摔果盘,一个个水果全都砸在了下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滚!都滚!”

    公孙媛走上前去,“大公主请息怒。”

    “息什么怒?你来干什么?”大公主冷眼看她,“平时看巧儿与你关系好,本公主那么信任你,那你把孩子带出去玩,结果,带出去了没带回来!”

    “公主,是我的错。”公孙媛跪了下来,“巧儿丢失,我也十分难过,大公主若是心里有不满,就打我罢。”

    大公主抄起一个梨子,扬起了手。

    手顿在了半空中,终究也没有砸下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巧儿喜欢你这个姑姑,本公主真想打你。”大公主冷哼了一声,将手中的梨子扔回果盘内,“最近真是诸事不顺,你哥哥那个窝囊废还帮着外人来数落本公主!这公孙家本公主是呆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哥哥他一向听公主的话,怎么会帮着外人来数落公主?”

    “呵,之前我与那太子妃发生口角,他竟然说是我的错?你说他是不是皮痒!他究竟是忌惮凤云渺,还是看那太子妃长得漂亮,不忍心她被我这个泼妇骂?男人真是关键时刻就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又是她。”公孙媛蹙了蹙眉,“这太子妃的风评可真不好,莫非真像断玉公子说的,她为人不正经,一身邪气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大公主将她的话听在耳中,追文道,“她连秦断玉也得罪了吗?秦断玉一向清高,从不会胡说八道,他都数落这太子妃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公孙媛点了点头,将自己与秦断玉的交谈内容,转述给大公主听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这太子妃还挺有本事,连北昱国的那小皇帝都陷进去了。”大公主冷笑一声,“难怪你哥哥总帮着她说话!铁定是起了怜香惜玉之心,男人都舍不得骂漂亮女人,他是不是看本公主这张脸看腻了,听本公主骂太子妃,他就心疼?”

    “哥哥不像是这种人啊”

    “他就是这种人!又没出息,又不专一!”大公主一拳捶打在桌子上,“我一定要教训这个太子妃,跟北昱国小皇帝暧昧不清是吧?本公主就给他们创造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雅致的寝殿之内,焚香缭绕。

    宁子初坐在书案之后,观察着手中的半张地图。

    虽然地图只有一半,却大概也能看清,这宝库的位置处于西宁国附近,在西宁国与东陵国的交界处。

    颜天真不同意与他合作,他又找不到花无心,这半张地图拿在手上,也等于是废纸一张。

    不如——

    再与他们好好商量一番。

    宁子初正想着,就听见寝殿外响起了随从的声音,“陛下,东宫那边来人了,说是太子邀请您去御花园一趟,有事要与您密谈,让您独自前往。”

    “凤云渺邀请?”宁子初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凤云渺邀请他,应该也是想要谈九龙图的事罢?

    独自前往,这就说明事关重大,不能让其他人听了去。

    宁子初并未多想,走向了殿外。

    同一时,东宫之内,颜天真正在秋千架边练剑,就听闻宫人前来道:“太子妃,大公主派人来说,想要与您单独聊聊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收了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那泼妇想要与她单独聊聊?

    该不会是要聊她女儿的事?

    秦断玉那个家伙不会是泄密了罢?

    不对。

    要真是泄密了,依照大公主的性格,应该闹起来才对,现在提出要跟她单独聊聊,她还真猜不到要聊什么。

    亲自前去看看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颜天真被宫人带领着去了御花园,远远地就看到了小亭内坐着一道人影。

    “太子妃自己前去吧,奴婢就不跟了,奴婢告退。”

    领路的宫女离开了。

    此刻天色差不多黑下来了,颜天真只当凉亭内的那道身影是大公主在等候她,正准备上前去,冷不丁身后冒出一道娇脆的声音——

    “皇嫂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一听这声音,眼角就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皇嫂,这都天黑了,你还来找男人私会,太子皇兄知道这事吗?”

    颜天真一听这话,立即转过头,“什么?”

    跟男人私会?

    没等颜天真反应过来,面前的凤萝莉又迅速问了一句,“你与北昱国皇帝,还藕断丝连?”

    “藕断丝连个屁,压根就从来没连起来过。”颜天真下意识反驳了一句,此刻仔细思索着凤萝莉的话,总算是发现了不对劲。

    凤萝莉不会无缘无故地提起宁子初。

    “唔,神态自然,目光毫无躲闪,接答得干脆利落,看来是没有奸情了。”凤萝莉悠悠叹息一声,“既然没奸情,那就没好戏看了,无聊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二话不说就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怎么神出鬼没的。”颜天真望着她离开的背影,心中有了思考。

    凤萝莉从头到尾都是一副悠闲看好戏的态度。

    但是,她的出现似乎在提醒着自己什么。

    难道

    颜天真转头,望向了远处凉亭内的那一抹身影。

    看不清脸。

    她稍稍走近了一些,能看见那人形的轮廓,那人侧对着自己,胸前一马平川。

    不是大公主,而是男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凤萝莉的提醒,她猜不到这男子是宁子初。

    颜天真不再前行,而是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她这下要是走上前去,铁定中计。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太子有病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太子有病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anshutang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太子有病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太子有病》(作者:笑无语)及有关此小说《太子有病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太子有病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太子有病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笑无语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