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穿越架空 > 太子有病 > 太子有病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第255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(一更)

作者:笑无语    

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公孙巧反常得太过明显,每一段话都令人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最令公孙媛惊讶的在于,在公孙巧的脸庞上已经看不到昔日的傲慢。

    失踪半月有余,整个人似乎有了不小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巧儿,你告诉母亲,刚才的那些话都是谁教你说的?你失踪的这些天里,都发生了些什么事?”

    大公主凑到了公孙巧的身旁,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早就已经跟你解释过了吗?也没发生什么,你就当我自己有感而发。”公孙巧扭过了头,“看母亲的态度,似乎很不赞同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巧儿,你怎么能够妄自菲薄呢?为什么要拿自己与那些下等人相比?”

    “母亲开口闭口都要强调我们的身份,难道不觉得这样很俗气吗?”公孙巧嘀咕道,“就是比一般人会投胎而已,也没什么好得意忘形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在外听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说法?”大公主只觉得一阵郁闷,“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?你唉。”

    想要训斥女儿,又狠不下心。

    可她打心里就不赞同公孙巧的看法。

    富贵贫贱,导致了人要分三六九等。

    上等人的世界,不需要下等人的掺和,上等人过得狂傲肆意,这是命。

    下等人过得清苦平凡,这也是命。

    不同的命运,不同的生活环境,为什么要有交集?

    她无法理解女儿忽然的转变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想一个人走走,你能不能别跟上来了,我要自己静一静。”

    公孙巧说着,起身走开。

    “巧儿”

    “别跟上来!皇宫我都这么熟悉了,走不丢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了。”大公主眼见着公孙巧走开了,有些气恼地坐回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在皇宫里倒是不用担心公孙巧,众人都知道她的身份,没有人敢去招惹她。

    “公主,巧儿一定有事情瞒着我们。”公孙媛道,“她现在与我们,已经没有像从前那么亲近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本公主自己看不出来吗?纵然知道她有事情隐瞒,你又能有什么办法?你问她她也不会说。”

    “巧儿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,直接问她,她铁定是不会说的,那么,就要想办法去套她的话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顿了顿,道,“公主放心,我一定会想办法问出来的,现在只怕是有什么居心叵测的小人去故意带偏巧儿的想法,让巧儿与我们离心,那可才是大不妙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?”大公主阴沉着脸,“敢在我女儿面前胡说八道,让她来跟我这个母亲唱反调,被本公主知道是谁,我一定饶不了他。”

    这一头大公主在骂骂咧咧,另一边,公孙媛已经走出了御花园。

    一路上边走边踢着石子,忽有一抹火红的裙摆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公孙巧抬头望着来人。

    看清来人的那一瞬间,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哟,咱们公孙大小姐回来了。”颜天真阴阳怪气地道了一句,蹲下了身,“失踪的这些日子,在外过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我过得好不好,你不是很清楚吗。”面对颜天真,公孙巧依然没有好脸色,“从夫子那里得知,是舅舅把我送去树人堂的,这事你铁定也知道,没准就是你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我的主意呢,不过,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。”颜天真伸手弹了一下公孙巧的小辫子,“你这丫头片子就是从小娇生惯养,总喜欢欺负别人,小小年纪,思想就有点阴暗,我要趁着你心中那颗恶劣的种子还没完全萌开前,给你掐断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说到这儿,也冷哼了一声,“多行不义必自毙,要不是看在你年纪小的份上,就冲你整我那几次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,我又不是你娘,凭什么让着你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本以为公孙巧铁定要和她斗嘴,却没有想到,公孙巧静默了片刻,问出一句——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真的特别讨人厌?”

    “从前是的,再好脾气的人碰上你这样的熊孩子,都会忍不住歇斯底里,不过,你母亲需要承担最大的过错。”

    “不许你说我母亲,她做什么都是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“把你教得不可理喻,让你被人讨厌,这也是为了你好?”

    公孙巧顿时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秦断玉那厮果然没有胡说,你的确是改变了。”颜天真摩痧着下巴,轻描淡写道,“看来秦老爷子挺有本事的,都说严师出高徒,诚然不假,这才半月有余就已经能看到效果,若是时间再长一些,你这只带着利爪的小豹子,就能被驯化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巧白了她一眼,“听说你已经和舅舅成婚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没能赶上喝喜酒,真是可惜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可惜的,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。”公孙巧冷哼一声,“算你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差点就忘了,你一门心思希望云渺与你姑姑在一起。夫子有没有教过你,不能强人所难?你现在还想鼓励你姑姑来跟我争吗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这么想了。”公孙巧道,“我总是很在意姑姑的感受,却没有去考虑舅舅的想法,难怪会被他所厌烦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不语,心中是有些欣慰的。

    人贵在有自知之明。

    “我以后不会再整你,但我还是很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要你喜欢我,你不来烦我,我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蹲着与她说话,觉得有些腿麻了,便站起了身道:“我也没什么要跟你说的了,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一句,如果你是为了夫子好,在你母亲与大公主面前,就不要提起关于夫子一个字,秦断玉应该有警告过你吧?”

    “你们都不让我提起,莫非母亲与姑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坏?你觉得她们一定会找夫子麻烦?”

    “你母亲就是个脾气冲的泼妇,不过,比起你姑姑还是好一些。罢了,在你面前说她们的坏话实在不明智,总之,你一定要守住秘密,如果你关心夫子,听我的就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颜天真说完之后,便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不远处,公孙媛正好看见颜天真离开的背影。

    她原本是要过来寻公孙巧,没想到,会看见颜天真与公孙巧一同说话。

    她连忙快步上前,到了公孙巧的身旁,“巧儿,刚才你是在和太子妃说话吗?她没有为难你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,就随便打了一声招呼而已,我也不是很想搭理她。”公孙巧道,“姑姑,我们回府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巧儿,你跟我一向是很亲的,从前你对我不会有隐瞒,如今你却有事藏在心里不告诉姑姑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叹了一口气,“是不喜欢姑姑了吗?还是不相信姑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,我哪会不喜欢姑姑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把心里藏着的事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没藏什么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就你这小孩的心思,还想骗过姑姑吗?”公孙媛凝视的公孙巧,“你看着姑姑的眼睛,说实话,你失踪的这些日子,跟什么人在一起?”

    被公孙媛注视着,公孙巧有些心虚地挪开眼,“该解释的,我不是已经解释过了吗?”

    “你娘亲和我都不相信,就你那一套说法,以为能瞒过我们吗。”公孙媛继续追问着,“你到底有什么好顾忌的?为什么就不敢说?是不是有人威胁你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任何人威胁我。”

    公孙巧被公孙媛缠着问,有些心烦意乱地转过身,“姑姑,你别问了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担心你身边有小人,可能是想利用你来对付我和你母亲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姑姑你想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可能?你不知道小孩最好骗吗?这个世上,只有我与你爹娘是真的为你好,我们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,难道你还会不明白?你宁可相信一个才相处没多久的人,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亲人?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跟你说不清楚!”公孙巧双手捂着耳朵,“你别问了,我不说我不说,我答应了人不能说的,不能出尔反尔,小孩子也得守信用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抓住公孙巧的小手,从她的耳朵边上拿开,让她能听清自己的问话,“巧儿,听着,你是被骗子掩了耳目,知人之面不知心,你现在不跟我坦白,将来就会后悔没听我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不是骗子,我虽然年纪小,但我懂得判断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,你根本就不会判断,却以为自己懂,你年纪太小,太好骗。”

    “姑姑,你一定要这么烦我吗?!”

    公孙巧甩开公孙媛的手,“你再问,我就不理你了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有些颓然地坐在地上,“不理我?你为了一个外人,说出不理我这种话,你真是太让我难过了,你是我的亲侄女,却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的不是的。”公孙巧抱头蹲下,“你们为什么一定要我这么为难呢?我真的好烦你们这样唉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和我不亲了。”公孙媛站起了身,“都怪我当初没看住你,不然,你也就不会失踪,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她转身走开,步履有些沉重。

    公孙巧望着公孙媛的背影,忽然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她刚才是不是说了些让姑姑伤心的话?

    她也有不对的地方,她没有掌握好自己的口气。

    想起昔日里公孙媛对自己的疼爱,公孙巧奔上前,抓住公孙媛的衣袖,“我不是不相信你,我是不敢让母亲知道,以母亲的脾气,我怕她会闹事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低头看她,叹了一口气,伸手抚了抚她的头,“我明白了,你是想要保护某一个人,对吧?”

    公孙巧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样吧,你只需要告诉我一个人就行,我保证不去你母亲面前说。”

    公孙巧闻言,依然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告诉我,让我放心可以吗?你明明知道我的脾气比你母亲好,我从来就不喜欢闹事。”

    公孙巧开始思考。

    姑姑的脾气的确比母亲好很多,不会无故打骂下人,平时也不对人动粗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这些日子一直在树人堂。”

    公孙媛见公孙巧动摇了,连忙趁热打铁,“那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那是秦老夫子开的学堂,不是很出名,因为他从不拿孙子的名声出来宣传,他很严格,也很慈祥,不追求财富地位和名利,他是好人,绝对不是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秦老夫子?他的孙子很有名莫非是名满帝都的才子秦断玉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现在你放心了吧?他们都不是坏人,你答应过我不能告诉母亲,你要守信用!”

    “好,我不说那你告诉我,你为什么会去树人堂这个地方?谁带你去的?又为什么放你出来?”

    “姑姑你的问题太多了,我不想回答,反正我已经跟你说实话了,让你放心就行了,其他的你不要再问。”

    公孙巧说着,便迈开腿跑了。

    公孙媛望着她跑开的身影,陷入了思索。

    秦断玉?

    从来都没有想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还以为这件事情会和凤云渺有关,想不到,从公孙巧口中套出的人是秦家爷孙俩。

    秦断玉啊秦断玉

    之前表现出对她倾心,还以为他是真心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明知道公孙巧的丢失,会让她在大公主面前抬不起头,天天看着大公主那张臭脸生活,别提多烦躁。

    他心里应该清楚她的处境,之前和他说过几次话,他没有泄露半点关于公孙巧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明明就什么都知道!还要装作不知道。

    之前帝都里有关于颜天真的流言蜚语,他还帮着辟谣。

    这厮名气大,多少贵族家的子弟都在他那里求学,人脉甚广,无论是在官场,还是在商场,都有人脉。

    弟子满天下,处处有人情。

    他的话具有一定影响力,他想帮人辟谣,可真不是难事。

    秦断玉,是不是也站到颜天真那一边去了?

    要真是如此的话。

    她必须早做准备了。

    “义母,你出去了一趟回来,就一副有心事的样子,你在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凤伶俐站在秋千架旁,帮颜天真推着秋千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心事,就是在思考。”颜天真的身躯随风轻晃,有些惬意地呼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,公孙巧再怎么鬼灵精怪,终究也是小孩儿,我怕她哪一天就说漏了嘴,或者在大公主与公孙媛的逼问下,泄露真相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义母就不用担心了,树人堂那边,是有护卫看着的,义父办事一向会考虑后果,大公主要是想去闹,也讨不到什么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泼妇我倒是不顾忌,她很多时候都没长脑子,一股蛮劲,驴脾气,听过一句话吗?会叫的狗不咬人,她叫得越凶,反而越没有什么威胁,因为她的性情和心思已经暴露在你面前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又接道:“我在想,以公孙媛的脑袋瓜子,铁定会察觉到什么,她是公孙巧的亲姑姑,公孙巧很难对她生出戒备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义母打算怎么办?”凤伶俐想了想,道,“这位确实没安好心,要不然,咱们也想个法子陷害陷害她?直接把她整到牢里去不就清静多了,那么多罪名,哪一样适合她?”

    “想对付她,可没那么容易,公孙媛背靠着大公主这棵大树,好乘凉啊,大公主连云渺都不放在眼里,你就知道她有多不可一世,作为最有势力的帝后长女,她想保一个人,不难。”

    “我差点就忘了,大公主与公孙媛之间,有公孙巧这一座桥梁,义母你说,她作为姑姑,究竟是真的疼爱侄女,还是从利益上考虑才疼爱公孙巧?在公孙府里,最有地位的好像不是大公主吧?是这个小混世魔王啊,谁跟她关系最好,谁就能最得意。”

    “伶俐,你也懂得分析问题了。”颜天真伸手拍了拍凤伶俐的肩,“不错不错,不过,现在就先别考虑整公孙媛的事,派人去看着秦断玉罢,这厮是个文人,没什么功夫在身,需要确保他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九点后二更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太子有病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太子有病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anshutang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太子有病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太子有病》(作者:笑无语)及有关此小说《太子有病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太子有病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太子有病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笑无语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