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总裁小说 > 顶级神棍妻 > 顶级神棍妻目录 个人书架  投票推荐  添加到百度搜藏 

431未婚夫沈陵宜

作者:屏却相思    

无弹窗,看的爽,手机请访问!m.kanshutang.net 看书堂同步更新,速度快.

    一大早,聂棠是被外面放鞭炮的声响吵醒的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好多城市都是禁放鞭炮和烟花,但偶尔也会有几天特例。

    她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,活动活动自己的手脚,然后跪在沙发边上,小心翼翼地把沈陵宜那打着石膏的手臂给搬开。

    她刚在碰他的手的时候,沈陵宜就醒了,下意识地按住她的腰,在她的唇上轻轻一触。

    他才刚退开,就看见聂棠的身边突然窜出了一颗满是黑发的脑袋。

    小白也有样学样,在她脸上碰了碰,说道:“早上好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陵宜杀人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这家伙碰了碰聂棠的脸还不够,还伸长了脖子把头送到他面前,也想来给他一个“贴面礼”!

    他直接把她扫出了三米远,跟落地窗上的窗帘挂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棠棠,”他很严肃地看着她的眼睛,“如果你给小白的治疗疗程都结束了,就早点把她送走吧,总不能让她就这样一直飘着。”

    聂棠眨了一下眼睛,乖巧地回答:“好吧,就等元旦假结束——”

    “不要等了,就今天吧,你知道要去什么地方的吧?”沈陵宜从沙发垫子的缝隙间掏出自己的手机,“我来定机票和酒店。”

    开什么国际玩笑,他一天都忍不了,她居然还想要等到假期结束再把小白给送走?!

    他现在看着挂在窗帘布上晃荡的黑发白裙的身影就眼睛疼。

    他真的觉得还是他当初抓来的那些在《山海经》上出没的小山精可爱,吃苦耐劳,不该出现的时候绝对不会招人显眼,更加不会突然伸长脖子想要亲他!

    他就只能给聂棠亲,这什么东西一个两个都要来占他的便宜,想得美!

    聂棠进过小白最深的记忆,还帮她逆袭过,当然知道小白从前是哪里人,该去哪里让她恢复:“嗯,不用定机票,很近的,就在淮城。”

    沈陵宜立刻就定了中午去淮城的高铁,然后才去洗漱。

    小白震惊了,她觉得自己这是表达对亲近的方式,为什么沈沈对她就这么抗拒?!

    她难过地蹲在聂棠身边,小声说:“沈沈好像不喜欢我……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聂棠想了想沈陵宜那个态度,好像硬要说他其实是喜欢的,也完全圆不过去,于是她换了一个委婉的说法,“不可能每个人都喜欢你啊,这又不是人民币,人人都爱。”

    小白忽然身体一斜,倒在她怀里,很快又自己开心起来:“等我有了一个新身体之后,你会不会来看我?”

    “会的。”聂棠帮她梳理了一下她那头如乌云般的长发,“我会来看你的,如果你变成一个小婴儿,我就想办法亲手抱抱你。”

    聂棠站起身,重新把小白整理进自己的背包,又对一直蹲在角落里观察他们的聂老御厨说:“您有什么打算没有?”

    聂老御厨冷哼了一声,嗖得一下钻进他最喜欢的鼻烟壶:“等小白……呸呸呸,等我的小婉如离开后,我难道还会赖在你身边不走?你这是做什么青天白日大美梦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淮城她还是熟悉的,毕竟她暑假就在淮城住了半个月,还破解了淮大案的谜底。

    不过这回她不是去淮大,而是淮城下面的一个附属小县城。

    他们风尘仆仆赶到那个小县城的时候,天都已经黑了,小县城里酒店本来就不多,就随便找了一家地理位置方便的。

    聂棠带着沈陵宜在附近转了一圈,皱眉道:“有点麻烦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现在沈陵宜一门心思只想把小白给送走,别说是麻烦了,就算让他去屠龙他也愿意,“我帮你搞定。”

    聂棠走了几步,最后在一家家庭小饭馆外面停住,指了指这家小店:“在这店里。位置不太确定。”

    她转头看了看坐在背包里的小白:“你能感觉到吗?”

    小白思索良久,深沉地回答:“好像被砌在后面院子的墙壁里。”

    沈陵宜虽然觉得这事情实在太扯,可也不过是要拆人家的后院的墙,拆个墙根本不费什么力气。

    他抬脚就走进小店,对正在在收拾零钱的老板娘道:“阿姨,你家后院的墙已经是高危建筑了,我帮你拆了再补给你一笔修缮费可以吗?我是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,我还有监理工程师资格证书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掏出自己的学生证给老板娘看。

    老板娘一看到他的学生证上写的是启大,立刻惊喜道:“远远!远远快出来,这里有你的同学!”

    很快,一个头发被抓得乱糟糟的男生从后门钻了进来,他倒是没看沈陵宜一眼,反而直接盯着聂棠,惊喜道:“美女,你还记不记得我?我是淮大计算机工程的聂思远,上回我跟你一道在那家小店吃牛肉面!”

    聂棠点点头,微笑道:“记得。”

    这也是实话实说,她记性很好,见过一面的人都会记得。

    可是沈陵宜的表情就有点微妙了,他在心里嘀咕着:淮大的学生,还一起吃牛肉面,这都过了得有半年了吧,这人怎么还惦记着聂棠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聂棠长得好看,可是再好看,还不是一张脸两只眼睛,至于这么热情吗?

    反倒是聂老御厨暗戳戳地说道:“这好像是我们聂家的后人啊,就不知道是哪一房的。喂,能考上淮大是不是很厉害啊?”

    他觉得,自己的远房后人总该比聂棠出息吧!

    聂棠忽然面露难色,开口道:“我可能需要用一下你家院子的一面墙,能不能通融一下,让我进去看看?”

    虽然她这个请求十足诡异,可聂思远还是一口答应:“行,这有什么难的?不过这堵墙有哪里不对劲的吗?”

    老板娘接上话茬:“刚才那个小伙子说我们家后院的墙不稳了,最好拆掉,他还说他是什么工程师来着。”

    聂思远这才留意到边上竟然还站着一个沈陵宜。

    这性别男,爱好女,又跟聂棠同行。

    他顿时怅然若失:“这是……你男朋友?”

    果然温柔的女生都是有男朋友的。

    他原来还觉得他跟聂棠就是上天注定的缘分,可是人家现在都有男朋友了,难道他还要去挖墙脚吗?

    其实……又没领证,这不是还在选择和被选择的阶段吗?

    挖一挖墙脚好像也不是不可能?

    聂思远那点蠢蠢欲动的心思差不多都挂在脸上了。

    沈陵宜冷哼了一声,走上前,伸手扶住聂棠的腰:“她有未婚夫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之前一直挺纠结,他觉得自己还没想好要不要跟聂棠结婚,结婚这种人生大事当然要慎重加慎重!

    但是现在都已经发生过亲密关系了,他怎么可能不负责?

    这当然是要结婚的,不结婚岂不是故意在欺负她?

    他觉得以未婚夫的身份自居也没错!

    聂棠低了一下头,微笑道:“嗯,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聂思远只觉得自己在这一刻被万箭穿心,男朋友还不够吗?

    这大学都没毕业,这么急着结婚干吗?还完全可以再多玩两年,再仔细考虑考虑吧?!

    然后他的心情就一下子变成了阴天,失落道:“好吧……”

    他把他们两人领进他们一家人住的地方,正巧撞上了一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她坐在通往院子的门槛上,痴痴傻傻地翻着手上的扑克牌,那几张扑克牌都被她翻烂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个女孩长相很清秀,身段丰腴,皮肤白嫩水灵,那张圆圆的包子脸特别可爱。

    聂棠忍不住停下脚步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聂思远挠了挠头发,压低声音说:“这是我亲姐姐,她刚生下来不久就生了一场大病,这里——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:“烧坏了。”

    正巧这女孩手上的扑克牌突然飞了出来,落在她脚边。

    她弯下腰,捡起这张已经磨出毛边的扑克牌,递到她面前:“给你。”

    女孩先放空了一会儿,才突然发现了她和她递过来的扑克牌,警惕地一把抢过她手上的纸牌,往后挪了挪位置。

    聂棠又看了她一会儿,才抬起头,目光落在这院子的边墙上:“我觉得……好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沈陵宜立刻走过去,用左手敲了敲墙面:“具体一点的位置?”

    聂棠沉默许久,回答:“你的手往右边移动三寸,再往下挪半尺。”

    沈陵宜把手放在她说的那个位置,停留了一会儿,点点头:“我也感觉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聂思远听着他们两人这不着边际的对话,莫名其妙:“什么这里那里的?”

    聂棠侧过头,朝他微笑了一下,笑得他整个人都有点发飘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读的可是和尚专业,理工科都是这样的,男生的数量远远超过女生人数,有些工科专业根本就找不到一个雌性,他看到聂棠对他笑都忍不住要产生一点期待。

    “嗯,我们可以在你家店里吃个晚饭吗?我们赶中午的高铁过来,都没好好地吃一顿午饭。”

    聂思远有点被她绕晕了,她刚才说觉得他们家的墙有问题,现在又想要吃饭——行,吃饭就吃饭,送上门的生意哪有不做的道理?

    他又把聂棠领回店面,拿起菜单问:“你想吃什么?其实我爸做菜很好吃的,据说我家祖上还出过御厨,做饭那是天赋技能!”

    聂棠朝后院的方向望了一眼,刚才小白已经悄悄从她的包里溜出去,等沈陵宜帮她把骨头从墙里取出来,然后她就彻底解脱了。

    她状似纠结地苦思冥想许久,最后才磨磨蹭蹭地问了一句:“我有选择障碍症……你给我推荐几个菜呗?”

    聂思远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,女生好麻烦,有选择障碍症的女生更麻烦!

    他原来以为聂棠是那种聪明又漂亮的女生,但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样子好像有点笨……

    他叹气道:“行,我给你说几个推荐菜,你看着选?”

    不过是点个两人份的晚餐,聂棠花了整整半个多小时才点完。

    期间聂思远都有好几次想要抓狂,然后就开始佩服她的男朋友,反正这么纠结这么不干脆的女生,摆着看看是可以的,但是真心喜欢不起来……

    聂棠点完菜,发觉沈陵宜还没回来,便又问:“我喜欢喝汤,你说哪种汤比较好喝?”

    “一般家常菜就是西红柿蛋花汤,青菜汤,还有三鲜汤。”聂思远生无可恋地把划得乱七八糟的菜单往后翻了一页,“看你喜欢什么口味。”

    聂棠又问:“鸭血粉丝汤好喝吗?我上回在淮大吃过一家很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会加辣油吗?”

    聂思远都被她折磨得快要崩溃,甚至还开始怀疑自己的眼光到底差到一个什么地步,怎么能只看外表不注意内在呢,她这妥妥的就是绣花枕头一包草吧?!

    “辣油桌子上就有,是自家特质的,你要是喜欢就加,不喜欢就不加,看个人口味,OK?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这都已经讲得足够清楚了,都说是看个人口味,看个人口味。

    但是聂棠又问:“你觉得加辣油好还是不加好?”

    聂思远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抹了把脸,又死劲抓了抓头发:“你自己试试?”

    聂棠终于点完了菜,他就逃难一样钻进厨房,不敢再冒出头来了。

    聂棠这边刚坐下,就看见沈陵宜也回来了。他身边已经没有了小白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朝她点点头,表示任务已经顺利完成,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沈陵宜办事,她是很放心的。

    她摆弄着他右手臂上的石膏,忽然低笑道:“我觉得聂思远已经把我当成智商有问题的人了,他等下估计会对你表示同情和遗憾。”

    沈陵宜不知道在他忙的时候,聂棠到底干了什么会给人这种奇怪的错觉,不过他是不希望有人惦记自己的女朋友的:“嗯?是吗?”

    聂棠敲了敲他手上的石膏,突发奇想:“如果我在你的石膏上画符——”

    他从来都没有听说有人在石膏上画符的,不过她要是喜欢画,他也没什么意见:“……等下回酒店你想画就画个够好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对视了片刻,聂棠忽然又伸手,拉扯住他嘴角两侧:“你笑一笑啊,干嘛这么严肃?”

    沈陵宜咳嗽一声:“我其实……还挺高兴。”

    终于送走了一只小白,什么时候能把黄鼠狼也送走就好了。

    他真觉得聂棠养宠物的品味太差,这一个两个都是什么奇葩,还不如他家手套听话又可爱!

    只是各中细节问题,也不太方便现在就说,毕竟隔墙有耳,怎么也要等回到酒店房间,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细聊。

    他们飞快地填饱肚子,沈陵宜就拿着钱包去结账,付完饭钱,还趁着小店老板娘不注意的时候往菜单底下压了两千块,作为维修他们后院那堵墙的维修基金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更新令人肾虚。我需要回去补补。
阅读设置

鼠标滚屏说明:1-10,1最慢,10最快
保存设置
最新评论
发表评论
① 精彩小说《顶级神棍妻》连载于看书堂免费小说网,更多关于《顶级神棍妻》内容, 请关注看书堂免费小说网。本站已开通手机(m.kanshutang.net)阅读功能,敬请通过手机访问《顶级神棍妻》最新情节!
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《顶级神棍妻》(作者:屏却相思)及有关此小说《顶级神棍妻》 评论所代表观点,均属作者个人行为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《顶级神棍妻》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,非常感谢您的支持!
④《顶级神棍妻》是一本优秀小说,情节动人,为了让作者:屏却相思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,请您购买本书的VIP、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,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!小说的未来,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!